적천수

자평진전

궁통보감

태을신수

초씨역림

하락이수

매화역수

철판신수

 

p1 / 55

子平詮評注

·沈孝瞻 原著    民國·徐樂吾 評注

方重審序

命理乃吾國科學與哲學融貫而成一種學說,數千年來傳衍變,或隱或現,全賴一二有心人之繼續維繫,賴以不,其中確有學術上究之價,非徒癡人說夢,荒誕不經之謂也。其所以至今不能在科學中成立一種地位者,實有數困。蓋古代士大夫階級目醫蔔星相九流之學,多恥道之;而發明諸大師又故惝恍迷離之辭,以待後人探索;間有一二賢者有所發明,亦秘莫如深,恐泄天地之秘,複恐譏旁門左道,始終不肯公開究,成立一有系統說明之書籍,貽之後世。故居今日而欲究此種學術,實一極困難之事。

按命理始於五星,一變而子平;五星稍完備者,首推果老《星宗》全一書。然自民國以來,欽天監改中央觀象臺,七政四餘曆以及量天尺,無人推算,此道根本無從著手,恐將日就淹滅。所余子平一派,有線索可尋。此中舊籍,首推《滴天髓》與《子平詮》二書,最完備精審,後之言命學者,千言萬語,不能越其範圍,如江河日月,不可廢者。然古人著書,喜故要渺之詞,蹈玄秘之積習,後學之士,卒難瞭解。《滴天髓》一書,幸有任鐵樵注本,徵引宏博,譬解詳明,可謂斯道之龍象;而《子平詮》,迄今無人加以詮釋。今徐子樂吾,將任注《滴天髓》印行於前,複將《子平詮》評注於後,可與任君先後比美,使斯道得一詳明而有系統之究,將來在學術上之地位,植一基礎,其功不在禹下矣。  

後學者究命學原理,得此二書,不致誤入歧途。至於應用,仍有待乎多看古今命造,此所謂讀書與實驗二者並重。至天分之高低,與所得之淺深,更互因果。倘能合天才、學識、經驗三者以俱全,於斯道庶幾入聖矣。此亦間世而後來,非朝夕所能遇也。

余談命理有年,所愧三者均有不足,迄今鮮有發明。而樂吾朝夕寢饋於斯,矻矻忘年,時有述作。今書成將付印行,不棄愚蒙,囑一言,愛略述所知,以發其端云。

丙子仲春桐城方重審序於海上小忘憂館

 

徐樂吾自序

《子平詮評注》竣,客有以袁了凡造命之說進者,曰:“命而可造,則命不足憑也。且子素習佛家言,如云命定,則命優無妨作惡,命劣善無益,有是理乎?夫命之優劣,孰造成之?孰主宰之?須知以宿世之善因,而成今生之佳命,以宿世之惡因,而成今生之劣命。命運優劣,成於宿因,此有定者也;今世之因,今世即見其果,此命之無定者也。嘗見有命優而運劣者,有命劣而運佳者;命如種子,運如開花之時節。命優運劣,如奇葩卉,而不花時,僅可培養於溫室,而不世重;若命劣運劣,則弱草輕塵,蹂躪道旁矣。故命優而運劣者,大都安享有餘,而不能有于時,此宿因也;若不安於義命,勉進取,則傾家蕩,聲名狼藉,此近因也。故命之所定,功名事業,水到渠成;否則,棘地荊天,勞而無功。至於成功失敗之程度,則隨其所造之因,有非命運所能推算者,或者循是因而成將來之果,定未來之命,則不可知矣。是因果也,造命也,命理也,其理固相通者也。子曰‘君子居易以俟命’,又曰‘不知命無以君子’。《子平詮評注》者,知命之入門方法,亦推求宿因之方便法門也。”客無言而退,因錄之以序。  

民國二十五年二月東海樂吾氏識於海上寓次

《子平詮》原序  

予自束發就傳,即喜讀子史諸集,暇則子平《淵海》、《大全》略流覽,亦頗曉其意。然無師授,而於五行生剋之理,終若有所未得者。後複購得《三命通會》、《星學大成》諸書,悉心參究,晝夜思維,乃恍然於命之不可不信,而知命之君子當有以順受其正。  

戊子歲予由副貢充補官學習,館舍在阜城門右,得交同裏章公君安,歡若生平,相得無間,每館課暇,即詣君安寓談《三命》,彼此辯難,闡民無餘蘊。已而三年期滿,僦居宛平沈明府署,得山陰沈孝瞻先生所著子平手錄三十九篇,不覺爽然自失,悔前次之揣摩未至。遂其書示君安,君安慨然歎曰:“此談子平家詮也!”  

先生諱燔,成乾隆己未進士,天資穎悟,學業淵邃,其於造化精微,固神而明之,變化從心者矣。觀其論用神之成敗得失,又用神之因成得敗、因敗得成,用神之必兼看於忌神,與用神先後生剋之別,並用神之透與全、有情無情、無力無力之辨,疑似毫芒,至詳且悉。是先生一生心血,生注於是,是安可以淹沒哉!  

君安爰謀付剞劂,天下談命者,立至當不易之准,而一切影響遊移管窺蠡測之智,俱可以不惑。此亦談命家之幸也;且不談命家之幸,抑亦天下士君子之幸,何則?人能知命,則營競之可以息,非分之想可以,凡一切富貴窮通壽夭之遭,皆聽之於天,而循循焉各安於義命,以共勉于聖賢之路,豈非士君子厚幸哉!  

觀于此而君安之不沒人善,公諸同好,其功不亦多乎哉?愛樂序其緣起。 

乾隆四十一年歲丙申初夏同後學胡焜倬空甫謹識

 

凡例

去夏刊行《滴天髓征義》,閱者以其陳義過高,紛以用科學編制,另輯淺近講義請。竊念《滴天髓》固非初學也。子平之法,源於五星,年代近,佳著無多,《子平大全》、《淵海子平》、《三命通會》、《神峰辟謬》等書,大都雜而不精,非初學所能讀,惟《子平詮》,議論鴻辟,而其編次,月令經,諸神緯,條理井然,最便初學,惜失於簡略,且有看法而無起例,初習者有入門無從之歎。適友人紹興何寄重君,藏有趙展如中丞原刊本,互相校正,緣本平生究所得,詳評注,並以現代名人命造,作例證,埋首半載,方剋成書,並於篇末附入門起例一卷。雖未敢云闡發無餘,而大致已備,學者手此一編,從而進《滴天髓征義》諸書,則登堂入室,庶無杆格之虞。雖非講義,固無殊於循序漸進之講義也。評注竣,述其凡例於下:  

.原書序文謂手錄三十九篇,蓋論八格與取運合一篇也(如論正官與論正官取運實一篇),若分列之,有四十七篇,而坊本僅四十四篇半,行運、成格、變格坊本僅半篇。今照原本補足,以成完璧。

.子平源於五星,名詞格局,多沿五星之舊,後人不得其解,牽附會,最足以淆亂耳目。《評注》悉加糾正,並說明於評注中,加以糾正。

.《詮》以月令用神經,諸神緯,然用神非盡出於月令,故於舍月令別取用神之格局,特別提出,加以說明。蓋取用無定法,以月令用神編次,雖十得七八,究不能包括完備。此非原書之誤,特限於編次之法,不得不然耳。

.起例歌訣,無非便於記憶,若明其原理,則歌決不特容易記憶,且可自己編造,否則,命理歌訣多牛毛,焉能一一熟記?故本編入門起例,略述原理,並附歌訣,並列表以便檢

.未習命理者,宜先閱末卷命理入門,再閱評注,循序而進,自不致毫無頭

.評注中所引例證,或采現代名人命造,或錄自《滴天髓征義》。然因材料不足,凡無適合之例證者,暫付缺如,或彼此可以互證者,不免前後重出,將來續有收集,當于再版時改正之。

.初版僅印一千部,藉以就正有道,如蒙糾正謬誤,或錄示例證,感無極,當並于再版時改正加入。

一.論十干十二支

天地之間,一氣而己。惟有動靜,遂分陰陽。有老少,遂分四象。老者極動靜之時,是太陽太陰;少者初動初靜之際,是少陰少陽。有是四象,而五行具於其中矣。水者,太陰也;火者,太陽也;木者,少陽也;金者,少陰也;土者,陰陽老少、木火金水沖氣所結也。  

陰陽之說,最科學家所斥,然天地間日月寒暑,晝夜男女,何一而非陰陽乎?即細微如電子,亦有陰陽之分。由陰陽而析四象,木火金水,所以代表春夏秋冬四時之氣也。大地之中,藏水,以及金屬之,孰造成之?萬卉萌生,孰使令之?科學萬能,可以化析原質,造成種子,而不能使其萌芽,此萌芽之活動力,即木也。故金木水火,乃天地自然之質。萬物成於土而歸土,載此金木水火之質者,土也。人秉天地之氣而生,暖氣,火也;流質,水也;鐵質,金也;血氣之流行,木也。而人身骨肉之質,運用此金木水火者,土也。人生秉氣受形,有不期然而然者,自不能不隨此自然之氣以轉移也。  

有是五行,何以又有十干十二支乎?蓋有陰陽,因生五行,而五行之中,各有陰陽。即以木論,甲乙者,木之陰陽也。甲者,乙之氣;乙者,甲之質。在天生氣,而流行於萬物者,甲也;在地萬物,而承茲生氣者,乙也。又細分之,生氣之散佈者,甲之甲,而生氣之凝成者,甲之乙;萬木之所以有枝葉者,乙之甲,而萬木之枝枝葉葉者,乙之乙也。方其甲,而乙之氣已備;及其乙,而甲之質乃堅。有是甲乙,而木之陰陽具矣。 

五行各分陰陽而有干支。天干者,五行在天流行之氣也;地支者,四時流行之序也。列圖如右(詳見《命理尋源》):  

何以複有寅卯者,又與甲乙分陰陽天地而言之者也。以甲乙而分陰陽,則甲陽,乙陰,木之行於天而陰陽者也。以寅卯而陰陽,則寅陽,卯陰,木之存乎地而陰陽者也。以甲乙寅卯而統分陰陽,則甲乙陽寅卯陰,木之在天成象而在地成形者也。甲乙行乎天,而寅卯受之;寅卯存乎也,而甲乙施焉。是故甲乙如官長,寅卯如該管地方。甲祿於寅,乙祿於卯,如府官之在郡,縣官之在邑,而各司一月之令也。  

甲乙皆本,同在天之氣。甲陽和初轉,其勢方張;乙和煦生氣,見於卉木之萌芽。雖同木,而其性質有不同。甲乙流行之氣,故云行乎天;寅卯時令之序,故云存乎地。流行之氣隨時令而轉移,故甲乙同以寅卯根,而亥未辰皆其根也(見下陰陽生死節)。天干通根月令,當旺之氣,及時得用,最顯赫,否則,雖得用,而力不足,譬如府縣之官,不得時得地,則不能發號施令,不得展其才也。  

十干即是五行,而分陰陽,然論其用,則陽干陰乾各有不同。《滴天髓》云:“五陽從氣不從勢,五陰從勢無情義”。蓋陽干如君子,陽剛之性,只要四柱略有根,或印有根,則弱歸其弱,而不能從;五陰則不然,四柱略有根,或印有根,則弱歸其弱,而不能從;五陰則不然,四柱財官偏盛,則從財官,即使日元稍有根苗,或通月令之氣,亦所不論。然或印綬有根,則又不嫌身弱,不畏剋制。此陰乾陽性質之不同也。如伍廷芳造,壬寅、丁未、己卯、乙亥,己土雖通根月令,而見木之勢盛,即從木,所謂從勢無情義也(見下用神節)。又如閻錫山造,癸未、辛酉、乙酉、丁亥,乙木只要有印通根,不怕身弱,煞透有制,即貴格。又如許世英造,癸酉、辛酉、乙丑、辛巳,十九誤作從煞,不知印綬有根,即不嫌身弱,仍喜制煞之運。此又陰乾之特點也(見下格局高低篇)。陽干則不然,如虞和德造,丁卯、丙午、庚午、己卯,庚金雖弱,透印有根,即不能從,身弱自其弱,運行扶身之地,自然富貴,特勞苦耳。此不同之點也。然陽干亦非對不能從者,如遜宣統造,丙午、庚寅、壬午、壬寅,印比皆無根,則不得不從。此所謂從氣不從勢也,其理甚深,非可猝,學者多閱八字,經驗積久,自能會悟,非文字所能達也(按本章論干支性質,雖初步,實最深;命理精微之點,即干支陰陽性質之別,學者不妨置之後圖,俟習入門之後,自知其重要也)。  

甲乙在天,故動而不居。建寅之月,豈必當甲?建卯之月,豈必當乙?寅卯在地,故止而不遷。甲雖遞易,月必建寅;乙雖遞易,月必建卯。以氣而論,甲旺於乙;以質而論,乙堅於甲。而俗書謬論,以甲大林,盛而宜斬,乙微苗,脆而莫傷,可不知陰陽之理者矣。以木類推,余者可知,惟土木火金水沖氣,故寄旺於四時,而陰陽氣質之理,亦同此論。欲學命者,必須先知干支之說,然後可以入門。  

天干動而不居者,如甲己之年,以丙寅正月;乙庚之歲,以 寅正月也。地支止而不遷者,正月必寅,二月必卯也。論氣甲旺於乙,論質乙堅於甲者,甲木陽剛之性,乙木柔和之質,其中分別,詳下附錄《滴天髓》論天干宜忌節。大林微苗之,本納音取譬之詞,俗書傳訛,而無知之人妄執之耳。學命者先明干支陰陽之理,察其旺衰進退之方,庶不致流俗所誤也。

附錄 節錄《滴天髓》

論天干宜忌

甲木參天,脫胎要火。春不容金,秋不容土。火熾成龍,水蕩騎虎。地潤天和,植立千古。  

純陽之木,有參天之勢,生於春初,木嫩氣寒,得火而發榮;生於仲春,旺極之勢,宜泄其菁英,所謂脫胎要火也。初春嫩木萌芽,不宜金剋;仲春以衰金而剋旺木,木堅金缺,幫春不容金也。生於秋,木氣休囚,而金當令,土不能培木之根,而生金剋土,故不容土也。龍,辰也。支全巳午或寅午戌而干透丙丁,不惟泄氣太過,抑且火旺木焚。宜坐辰,辰濕土,能滋培木而泄火也。寅,虎也。支全孩子或申子辰,而干透壬癸,水泛木浮。宜坐寅,寅木之祿旺,而藏火土能納水之氣,不畏浮泛也。火燥坐辰,水泛坐寅,地潤,金水木土不相剋,天和,非仁壽之象乎?  

乙木雖柔,刲羊解牛;懷丁抱丙,跨鳳乘猴;虛濕之地,騎馬亦憂;藤蘿系甲,可春可秋。  

羊,未也。牛,丑也。乙木雖柔,而生於丑未月,未木庫,丑濕土,可培乙木之根,乙木根固,則制柔土亦有餘也。鳳,酉也;猴,甲也。生於申酉月,只要干有丙丁,不畏金旺(見格局高低篇閻陸商張諸造,可例證)。馬,午也。生於亥子月,水旺木浮,雖支有午,亦難發生 。若天干有甲,地支有寅,名藤蘿系甲,可春可秋,言四季皆可,不畏伐也。  

丙火猛烈,欺霜侮雪;能煆庚金,從辛反怯;土衆生慈,水猖顯節;虎馬犬,甲來成滅。  

五陽皆陽丙最。丙者,太陽之精,純陽之性,欺霜侮雪,不畏水剋也。庚金雖頑,力能煆之;辛金雖柔,合而反弱。見壬水,則陽遇陽而成對峙之勢;見癸水,則如霜雪之見日,故不畏水剋,而愈見其剛之性。見土則火烈土燥,生機盡滅。土能晦火,見己土猶可,而見戊土尤忌。生慈者,失其威猛之性也。顯節者,顯其陽剛之節也。虎馬犬者,寅午戌也。支全寅午戌,而又透甲,火旺而無節,不戢自焚也。  

丁火柔中,內性昭融;抱乙而孝,合壬而忠;旺而不烈,衰而不窮;如有嫡母,可秋可冬。  

丁火,離火也,內陰而外陽,故云柔中。內性昭融,即柔中二字之注解。丁,乙之母也,有丁護乙,使辛金不傷乙木,不若丙火之能焚甲木也。壬,丁之君也。丁合壬能使戊土不傷壬水,不若己土合甲,辛金合丙之更變,君失其本性也(己土合甲,甲化于土,辛金合丙,丙火反怯)。雖時當乘旺,不至赫炎;即時就衰,而不至歇滅(酉丙火死地而丁長生)。干透甲乙,秋生不畏金;支藏寅卯,冬不忌水。  

戊土固重,中且正,靜翕動辟,萬物司命。水潤物生,土燥物病,若在艮坤,怕沖宜靜。  

固重兩字,最足以形容戊土之性質。春夏氣動而辟,則發生;秋冬氣靜而翕,則萬物發生,燥則物枯;生於秋冬,水多宜火暖之,則萬物化成,濕則物病。艮坤者,寅申也。土寄四隅,寄生于寅申,寄祿於巳亥,故在艮坤之位,喜靜忌沖。四生之地,皆忌沖剋,土亦不能外此例也。  

己土卑濕,中正蓄藏;不愁木盛,不畏水狂;火少火晦,金多金樂;若要物旺,宜助宜幫。  

戊己同中正之士,而戊土固重,己土蓄藏,戊土高亢,己土卑濕,此其不同之點也。卑濕之土,能培木之根,止水廣泛。見甲則合而有情,故不愁木盛;見水則納而能蓄。此己土無之妙用。但欲滋生萬牧,則宜丙火去其卑濕之氣,戊土助其生長之力,方足以充盛長旺也。  

庚金帶煞,剛健最;得水而,得火而銳;土潤則生,土干則脆;能贏甲兄,輸于乙妹。  

庚金三秋肅殺之氣,性質剛健,與甲丙戊壬各陽干有不同。得壬水泄其剛健之性,氣流而;得丁火冶其剛健之質,鋒鍛而銳;生於春夏,遇丑辰濕土,能全其生;逢戌未燥土,,能使其脆。甲木雖,力能伐之;乙木雖柔,合而有情。  

辛金軟弱,溫潤而;畏土之多,樂水之盈;能扶社稷,能救生靈;熱則喜母,寒則喜丁。  

辛金潤之質,乃三秋溫和之氣也。戊土太多,則涸水埋金;壬水有餘,則潤土泄金。辛甲之君,丙又辛之君,丙火能焚甲木,辛合丙化水,轉剋生,豈非扶社稷救生靈乎?生於夏而火多,有己土由晦火而生金;生於冬而水旺,有丁火則暖水而養金,故以喜也。  

壬水通河,能泄金氣;剛中之德,周流不滯;通根透癸,沖天奔地;化則有情,從則相濟。  

通河者,天河也。壬水長生于申,申乃坤位,天河之口。壬生於申,能泄西方肅殺之氣,水性周流不滯,所以剛中之德也。如申子辰全,又透癸水,其勢泛濫,雖有戊己之土,不能止其流。若制之,反沖激而成患,必須用木泄之,順其氣勢,不至沖奔也。合丁化木,又能生火,可謂有情。生於巳午未月,四柱火土並旺,別無金水相助,火旺透干則從火,土旺透干則從土。調和潤澤,仍有相濟之功也。  

癸水至弱,達于天津;得龍而運,功化斯神;不愁火土,不論庚辛;合戊見火,化象斯。  

癸乃純陰之水,發源雖長,其性至靜而至弱,所謂五陰皆陰癸至也。龍,辰也,通干見辰,則化氣之原神透出,一定之理(詳見《滴天髓征義》)。不愁火土者,至弱之性,見火土多則從化矣。不論庚辛者,弱水不能泄金氣,而金多反濁,即指癸水而言。合戊見火者,戊土燥厚,四柱見丙辰,引出化神,化象乃也。若生於秋冬金水旺地,縱遇丙辰,亦難從化,宜細詳之(上摘錄《滴天髓征義》)。

二、論陰陽生剋  

四時之運,相生而成,故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複生木,即相生之序,迴圈運,而時行不匱。然而有生又必有剋,生而不剋,則四時亦不成矣。剋者,所以節而止之,使之收斂,以發泄之機,故曰“天地節而四時成”。即以木論,木盛于夏,殺於秋,殺者,使發泄于外者藏收內,是殺正所以生,大易以收劍性情之實,以兌萬物所說,至哉言乎!譬如人之養生,固以生,然使時時食,而不使稍饑以待將來,人壽其能久乎?是以四時之運,生與剋同用,剋與生同功。  

“生與剋同用,剋與生同功”二語,實至言。有春夏之陽和,而無秋冬之肅殺,則四時汪成;有印動之生扶,而無煞食之剋泄,則命理不成。故生扶與剋泄,在命理之用,並無二致,歸於中和而已。  

然以五行而統論之,則水木相生,金木相剋。以五行之陰陽而分配之,則生剋之中,又有異同。此所以水同生木,而印有偏正;金同剋木,而局有官煞也。印綬之中,偏正相似,生剋之殊,可置勿論;而相剋之內,一官一煞,淑慝判然,其理不可不細詳也。  

陰陽配合,與磁電之性相似。陽遇陽、陰遇陰則相拒,七煞梟印是也;陽遇陰、陰遇陽則相吸,財官印是也。印生我,財我剋,或偏或正,氣勢雖有純雜之殊,用法無大異。官煞,剋我者也,淑慝回殊,不可不辨。比動,同氣也,食傷,我生者也,則又以同性純,異性雜。純雜之分關於用之弱,此為研究命理者所不可不知也。  

即以甲乙庚辛言之。甲者,陽木也,木之生氣也;乙者,陰木也,木之形質也。庚者,陽金也,秋天肅殺之氣也;辛者,陰金也,人間五金之質也。木之生氣,寄於木而行於天,故逢秋天官,而乙則反是,庚官而辛殺也。又以丙丁庚辛言之。丙者,陽火也,融和之氣也;丁者,陰火也,薪傳之火也。秋天肅殺之氣,逢陽和而剋去,而人間之金,不畏陽和,此庚以丙殺,而辛以丙官也。人間金鐵之質,逢薪傳之火而立化,而肅殺之氣,不畏薪傳之火。此所以辛以丁殺,而庚以丁官也。即此以推,而餘者以相剋可知矣。  

此論官煞之火也。然以乙木之形質,辛人間五金之質,丁薪傳之火,似未盡合。十干即五行,皆天行之氣也。就氣而分陰陽,豈有形質可言?譬如男女人之陰陽也,而男之中有陽剛急燥,有陰沈柔懦,女之中亦然,性質不同也。取譬之詞,學者切勿執著。五行宜忌,全在配合,四時之宜忌,又各不同。茲錄各家論五行生剋宜忌於後。

附錄 (節錄《窮通寶鑒》)

附論四時之木宜忌  

春月之木,餘寒猶存,喜火溫煖,則無盤屈之患;藉水資扶,而有舒暢之美。春初不宜水盛,陰濃濕重,則根損枝枯;又不可無水,陽氣煩燥,則根干葉萎。須水火濟方佳。土多則損力,土薄則。忌逢金重,剋伐傷殘;設使木旺,得金則美。  

夏月之木,根干葉枯,欲得水盛,而成滋潤之功,切忌火旺,而招自焚之患。土宜其薄,不可厚重,厚重反災咎;金忌其多,不可欠缺,欠缺不能斬削。重重佳木,徒以成林;疊疊逢華,終無結果。  

秋月之木,氣漸凋零。初秋火氣未除,猶喜水土以相滋;呂秋果已成實,欲得剛金之修削。霜降後不宜水盛,水盛則木漂;寒露後又喜火炎,火炎則木實。木盛有多材之美,土厚無任才之能。  

冬月之木,盤屈在地,欲土多以培養,惡水盛而忘形。金縱多,剋伐無害;火重見,溫燠有功。歸根複命之時,木病安能輔助?須忌死之地,只宜生旺之方。  

附論四時之火宜忌

春月之火,母旺子相,勢力並行。喜木生扶,不宜過旺,旺則火炎;欲水濟,不宜太多,多則火滅。土多則晦光,火盛則燥烈。見金可以施功,縱重見財富猶遂。  

夏月之火,乘旺秉權。逢水制則免自焚之咎,見木助必招夭折之憂。遇金必作良工,得土遂成稼穡。然金土雖美利,無水則金燥土焦,再加木助,勢必傾危。  

秋月之火,性息體休。得木生,則有複明之慶;遇水剋,難免損滅之災。土重而掩息其光,金多而損傷其勢。火見木以光輝,縱疊見而有利。  

冬月之火,體形亡。喜木生而有救,遇水剋以殃。欲土制榮,愛火比利。見金則難任財,無金則不遭磨折。  

附四時之土宜忌 

春月之土,其勢孤虛。喜火生扶,惡木太過;忌水泛濫,喜土比助。得金而制木祥,金多則仍盜土氣。  

夏月之土,其勢燥烈。得水滋潤成功,忌火煆煉焦坼。木助火炎,生剋不取;金生水泛,妻財有益。見比助則蹇滯不通,如太過又宜木襲。  

秋月之土,子旺母衰。金多而耗盜其氣,木盛須制伏純良。火重重而不厭,水泛泛而非祥。得比肩則能助力,至霜降不比無妨。  

冬月之土,外寒內溫。水旺財,金多子秀。火盛有榮,木多無咎。再加比助佳,更喜身強為壽。  

附論四時之金宜忌 

春月之金,餘寒未盡,貴乎火氣榮;體弱性柔,宜得厚土輔。水盛增寒,失鋒銳之勢;木旺損力,有剉鈍之危。金來比助,扶持最妙,比而無火,失類非良。  

夏月之金,尤柔弱,形質未備,更嫌死。火多不厭,水潤呈祥。見木助鬼傷身,遇金扶持精壯。土薄最有用,土厚埋沒無光。  

秋月之金,得令當權。火來煆煉,遂成鍾鼎之材;土多培養,反有頑濁之氣。見水則精神越秀,逢木則斬削施威。金助愈剛,過剛則折;氣重愈旺,旺極則衰。  

冬月之金,形寒性冷。木多難施斧鑿之功,水盛未免沈潛之患。土能制水,金體不寒;火來生土,子母成功。喜比肩聚氣相扶,欲官印溫養利。  

附論四時之水宜忌 

春月之水,性濫滔淫。再逢水助,必有崩堤之勢;若加土盛,則無泛漲之憂。喜金生扶,不宜金盛;欲火濟,不宜火炎。見木而可施功,無土仍愁散漫。

夏月之水,執性歸源,時當涸際,欲得比肩。喜金生助體,忌火旺太炎。木盛則泄其氣,土旺則制其流。  

秋月之水,母旺子相。得金助則純,逢土旺則混濁。火多而財盛,木重而身榮。重重見水,增其泛監之憂;疊疊見上,始得平之意。  

冬月之水,司令當權。遇火則暖除寒,見土則藏歸化。金多反致無義,木盛是謂有情。水流泛濫,賴土堤防;土重高亢,反成調轍。  

附論五行生剋制化宜忌 

金賴土生,土多金埋;土賴火生,火多土焦;火賴木生,木多火熾;木賴水火,水多木漂;水賴金生,金多水濁。  

金能生水,水多金沈;水能生木,木多水縮;木能生火,火多木焚;火能生土,土多火晦;土能生金,金多土弱。  

金能剋木,木堅金缺;木能剋土,土重木折;土能剋水,水多土流;水能剋火,火炎水灼;火能剋金,金多火熄。  

金衰遇火,必見銷熔;火弱逢水,必熄滅;水弱逢土,必淤塞;土衰逢木,必遭傾陷;木弱逢金,必斫折。  

金得水,方挫其鋒;水得木,方緩其勢;木得火,方泄其英;火得土,方斂其焰;土得金,方化其頑。  

《窮通寶鑒》與徐大升論五行生剋與四時宜忌兩節,言之雖淺,基理至深,譬如算學中之加減乘除,初學習此,而至深之微積方程,亦不能外此。要知命理深微,無非四時五行、生剋制化、衰順逆之理,初學或未能解悟,習之久,自能領會。應用無窮,變化莫測,幸勿以其言之淺近而忽之也。

三、論陰陽生死

五行干支之說,已詳論於干支篇。干動而不息,支靜而有常。以每干流行於十二支之月,而生旺墓系焉。  

生旺墓之說,由來甚古。《准南子》曰:春令木壯,水老,火生,金囚,土死;《太平禦覽·五行休旺論》曰:立春艮旺,震相,巽胎,離沒,坤死,兌囚,乾廢,坎休云云(詳見《命理尋源》不贅)。名詞雖有異同,而其意則不殊。後世以十二支配八卦,而定長生沐浴十二位之次序(見下圖說),雖術家之說,而合于天地之自然,語雖俚俗,含義至精,究五行陰陽者,莫能外此也。

陽主聚,以進進,故主順;陰主散,以退退,故主逆。此生沐浴等項,所以有陽順陰逆之殊也。四時之運,功成者去,等用者進,故每流行於十二支之月,而生旺墓,又有一定。陽之所生,即陰之所死,彼此互換,自然之運也。即以甲乙論,甲木之陽,木之枝枝葉葉,受天生氣,己收藏飽足,可以來剋發泄之機,此其所以生於亥也。木當午月,正枝葉繁盛之候,而甲何以死?卻不是外雖繁盛,而內之生氣發泄已盡,此其所以死於午也。乙木反是,午月枝葉繁盛,即之生,亥月枝葉剝落,即之死。以質而論,自與氣殊也。以甲乙例,余可知矣。  

生旺墓者,五行之生旺墓,非十干之旺墓也。十干之名稱,代表五行之陰陽;五行雖分陰陽,實一物。甲乙,一木也,非有二也。寅申巳亥,五行長生臨官之地;子午卯酉,五行旺地;辰戌丑未,五行墓地,非陰乾另有長生祿旺墓也。因長生臨官旺墓,而有支藏人元,觀下人元司令圖自明。特以理言之,凡物有陰陽,陽之極即陰之生,譬如磁電之針,甲端陽以用而論,生旺墓,僅分五行,不必分陰陽。從來術數書中,僅言五陽長生,而不言五陰長生,僅言陽刃而不言陰刃,後世未察其理,而欲自圓其說,支離曲解,莫知所從。或言五陰無刃,或者以進一位刃,或者以退一位刃(如乙以寅或辰刃),各以意測,異說紛岐,實未明其理也。  

支有十二月,故每干長生至胎養,亦分十二位。氣之由盛而衰,衰而複盛,逐節細分,遂成十二。而長生沐浴等名,則假借形容之詞也。長生者,猶人之初生也。沐浴者,猶人生之後,而沐浴以去垢;如果核既為苗,則前之殼,洗而去之矣。冠帶者,形氣漸長,猶人之年長而冠帶也。臨官者,由長而壯,猶人之可以出仕也。帝旺者,壯盛之極,猶人之可以輔帝而大有也。衰者,盛極而衰,物之初變也。病者,衰之甚也。死者,氣之盡而無餘也。墓者,造化收藏,猶人之埋於土者也。者,前之氣已,後之氣將續也。胎者,後之氣續而結聚成胎也。養者,如人養母腹也。自是而後,長生迴圈無端矣。  

原文甚明,每年三百六十日,以五行分配之,各得七十二日。木旺於春,占六十日(甲乙各半),長生九日,墓庫三日,合七十二日。土旺四季,辰戌丑未各十八日,亦七十二日。寅中甲木臨官,丙戊長生,故所藏人元,甲丙戊。卯者,春木專旺之地,故稱帝旺。帝者,主宰也。《易》言“帝也乎震”,言木主宰之方,無他氣分占,故專藏乙。辰者,木之余氣,水之墓地,而土之本氣也。故藏戊乙癸(辰戌陽土,故藏戊;丑未陰土,故藏己),稱雜氣。雜者,土旺之地,雜以乙癸,而乙癸又各不相謀,非如長生祿旺之時令之序也。春令如是,餘可類推。故寅申巳亥,稱四生(亦是四祿)之地;子午卯酉,專旺之方;辰戌丑未,四墓之地。所藏人元,各有意義。若陰乾長生,則無關時令之氣,地支藏用,不因之而有所增損也。  

壬庚戊丙甲

生 祿 病

壬庚戊丙甲

胎敗 旺 死

壬庚戊丙甲

養冠 衰 墓

壬庚戊丙甲

生祿 病

癸辛己丁乙

胎死 旺 敗

癸辛己丁乙

病 祿 生

癸辛己丁乙

墓衰 冠 養

癸辛己丁乙

死旺 敗 胎

陰陽順逆

 

生旺死之圖

壬庚戊丙甲

墓養 冠 衰

壬庚戊丙甲

敗旺 死 胎

癸辛己丁乙

養墓 衰 冠

癸辛己丁乙

病祿 生

壬庚戊丙甲

死胎 敗 旺

壬庚戊丙甲

冠衰 墓 養

癸辛己丁乙

病 祿

癸辛己丁乙

衰冠 養 墓

壬庚戊丙甲

生 祿

壬庚戊丙甲

衰墓 養 冠

壬庚戊丙甲

旺死 胎 敗

壬庚戊丙甲

祿病

癸辛己丁乙

敗胎 死 旺

癸辛己丁乙

冠養 墓 衰

癸辛己丁乙

祿生

癸辛己丁乙

旺敗 胎

*長生、沐浴、冠帶、臨官、旺、衰、病

*死、墓、、胎、養。祿臨官也,敗沐浴也。 

土居中央,寄於四隅(參閱干支方位配卦圖)。附火而生,生於寅,祿於巳;附水而生,生於申,祿於亥。特在寅巳,有丙火幫扶,旺而可用;在申亥,寒濕虛浮,力量薄弱而無可用,故僅言丙戊生寅,而不言壬戊生申也。

十二月令人元司令分野表 

寅月

立春後戊土七日,丙火七日,甲木十六日

立春 雨水

卯月

驚蟄後甲木十日,乙木二十日

驚蟄 春分

辰月

明後乙木九日,癸水三日,戊土十八日

明 穀雨

巳月

立夏後戊土五日,庚金九日,丙火十六日

立夏 小滿

午月

芒種後丙火十日,己土九日,丁火十一日

芒種 夏至

未月

小暑後丁火九日,乙木三日,己土十八日

小暑 大暑

申月

立秋後戊己土十日,壬水三日,庚金十七日

立秋 處暑

酉月

白露後庚金十日,辛金二十日

白露 秋分

戌月

寒露後辛金九日,丁火三日,戊土十八日

寒露 霜降

亥月

冬後戊土七日,甲木五日,壬水十八日

立冬 小雪

子月

大雪後壬水十日,癸水二十日

大雪 冬至

丑月

水寒後癸水九日,辛金三日,己土十八日

小寒 大寒

按此表人元司令日數,雖未可執著,而藏天干於地支,乾體而坤用,分析陰陽,至精密。所謂以坎離震兌,分主二至二分,而三百八十四爻,陰陽錯綜,盈虛消息,無不相合者是也。始于何時,出於何人之手,猶待考證,海內博雅君子,如有知其源流,以見示,至。 

人之日主,不必生逢祿旺,即月令休囚,而年日時中, 得長祿旺,便不弱,就使逢庫,亦有根。時謂投庫而必沖者,俗書之謬也,但陽長生有力,而陰長生不甚有力,然亦不弱。若是逢庫,則陽有根,而陰無用。蓋陽大陰小,陽得兼陰,陰不能兼陽,自然之理也。

地支所藏之干,本靜以待用,透出干頭,則顯其用矣。故干以通根美,支以透出貴。《滴天髓》云:“天全一氣,不可使地德莫之載;地全三物,不可使天道莫之容”。如四辛卯,四丙申,雖干支一氣,而不通根,不足貴也。地全三物,謂所藏三干,不透出則不能顯其用也。天干通根,不僅祿旺美,長生、餘氣、墓庫皆其根也。如甲乙木見寅卯,固身旺,而見亥辰未,亦有根也。逢庫必沖之說,謬誤可嗤。如辰本東方木地,若在明後十二日內,乙木司令,余氣猶旺,何云投庫?土本氣,無所謂庫。金火則庫中無有,沖亦何益?僅壬癸水遇之庫,若能透出,同一可用。癸水本所藏,而透壬水則墓本從五行論,不分陰陽也。謂陰長生不甚有力,然亦不弱,又謂逢庫陰無用,皆因誤於陰陽各有長生,而不能自圓其說也。又此節雖指日主,而年月時之干皆同,能得月令之氣,自;否則,月令休囚,而年日時支中,得生祿旺餘氣墓,皆通根也。

四、論十干配合性情

合化之義,以十干陰陽相配而成。河圖之數,以一二三四五配六七八十,先天之道也。故始于太陰之水,而終於沖氣之土,以氣而語其生之序也。蓋未有五行之先,必先有陰陽老少,而後沖氣,故生以土。終之有五行,則萬物又生於土,而水火木金,亦寄質焉,故以土先之。是以甲己相合之始,則化土;土則生金,故乙庚化金次之;金生水,故丙辛化水又次之;水生木,故丁壬化木又次之;木生火,故戊癸化火又次之,而五行遍焉。先之以土,相生之序,自然如此。此十干合化之義也。 

十干配合,源于《易》天一、地二、天三、地四、天五、地六、天七、地八、天九、地十之數,而以十干之合即河圖之合,其實非也。河圖一六共宗(水),二七同道(金),三八朋(木),四九友(火),五十同途(土)。堪輿之學,以盤體,根於河圖,以運用,基於洛書,此與命理不同。命理十干之合,與醫道同源,出於〈內經·五運大論〉。曰 :丹天之氣,經于牛女戊分;黅天之氣,經於心尾己分;蒼天之氣,經于危室柳鬼;素天之氣,經於亢氐昴畢;玄天之氣,經于張翼奎婁.所謂戊己之間,奎璧角軫,乃天地之門戶也.戌亥之間,奎璧之分也;辰己之間,角軫之分也.故五運皆起於角軫.甲己之歲,戊己黅天之氣,經於角軫,角屬辰軫屬巳,其歲月建,得戊辰己巳,干皆土,故土運.乙庚之歲,庚辛素天之氣,經於角軫,其歲月建,得庚辰辛巳,干皆金,故金運.丙辛之歲,壬癸玄天之氣,經於角軫,其歲月建,得甲辰乙巳,干皆木,故木運。戊癸之歲,丙丁丹天之氣經天於角軫,其歲月建得丙辰丁巳,干皆火,故火運。夫十干各有本氣,是五行,若五合所化,則五運。曰運者,言天之緯道,臨於辰巳者,何緯道也?星命家逢辰則化之說,亦出於此,與河圖配合之義有不同也(詳《命理尋源》)。 

其性情何也?蓋有配合,必有向背。如甲用辛官,透丙作合,而官非其官;甲用癸印,透戊作合,而印非其印;甲用己財,己與別位之甲作合,而財非其財。如年己月甲,年上之財,被月合去,而日主之甲乙無分;年甲月己,月上之財,被年合去,而日主之甲乙不與是也。甲用丙食與辛作合,而非其食,此四喜神因合而無用者也。  

八字入手,先宜注意干支之會合,千變萬化,皆出於此。十干相配,有能合不能合之分;合之後,有能化不能化之別。本篇專論其合也。官非其官者,言不以官論也。蓋相合之後,不論其能化與否,其情不向日主,不能作官論也(此指年月之干相合,或年月之干與時干合而言,若與日相合,不作此論,詳下合而不合節)。甲木日主,月干透辛官,年干透丙,丙辛相合,官與食神,兩失其用;甲用癸印,透戊作合,財印兩失其用。餘可類推。 

年己月甲,年干之己,先被月干之甲合去;年甲月己,月干己財,先被年干甲木合去,日主之甲無分。序有先後,不作妒合爭合論也。詳下合而不合節。 

又如甲逢庚煞,與乙作合,而煞不攻身;甲逢乙劫財,甲逢丁傷,與壬作合,而丁不傷官;甲逢壬梟,與丁作合,而壬不奪食。此四忌神因合化吉者也。  

喜神因合而失其吉,忌神亦因合而失其凶,其理一也,但亦須看地支之配合如何耳。如地支通根,則雖合而不失其用,喜忌依然存在。茲例如下: 





丙辛相合,而官旺通根。此官多同煞,以丙火制官用也。此安徽主席劉華之造。





戊癸相合,而癸水通根,泄氣太重,以戊土扶身制傷用。此實業家洗冠生造。

然則如何方兩失其用耶?茲再例以明之: 





丙辛合而不化,無丙可用辛制甲,無辛可用丙化甲,兩皆有用,因合而兩失其用也。





年月甲己,本屬無用,因合使兩失其用,格局反。此張紹曾造也。 

蓋有所合則有所忌,逢吉不吉,逢凶不凶。即以六親言之,如男以財妻,而被別干合去,財妻豈能親其夫乎?女以官夫,而被他干合去,官夫豈能愛其妻乎?此謂配合之性情,因向背而殊也。 

干支配合,關係甚巨,蓋凶不凶,固美事,而吉不吉,則關係甚重。有緊要相用,被合而變其格局者,有救護之神被合失其救護之用,而凶神肆逞者,不可不辨也。例如下: 





水木傷官用財,無如丁壬一合,火失其焰,水旺木浮,只能順其旺勢而行金水之地也(見下用神節)





火煉金格局,乙庚相合,印財破,雖生富厚之家,而天生啞子,終身殘廢也。

原局十干配合,其關係之重如此;而行運逢合,此五行中這關係,亦不亞于原局。譬如甲用辛官,癸丁並透,木以癸印制傷護官用,而行運見戊,合去癸水,則丁火得傷其官星矣。或甲用辛官,透丁傷,行運見壬,合去丁傷而官星得用矣。忌,全在配合,不論其化與否也(詳見行運節)。運干配合原局,其化與不化,全視所坐地支是否相助,與原局所有者,看法亦相同也。

五、論十干合而不合

十干化合之義,前篇明之矣,然而亦有合而不合者,何也? 

十干相配,非皆合也;合之後,非皆能化也。上篇論十干相配而合,本篇論十干配而不合。學者宜細辨之。化之義另詳。 

蓋隔於有所間也,譬如人彼此相好,而有人從中間之,則交必不能成。譬如甲與己合,而甲己中間,以庚間隔之,則甲豈能越剋我之庚而合己?此制於勢然也,合而不敢合也,有若無也。 

有所間隔,則不以合論,然間隔非必剋制也,如: 





甲己合而間丁,則甲木生火而火生土,所謂以印化官也。此新疆楊增新都督造。





戊癸合而間乙,惟其不合,故財局可以用印。此浙江公路局長朱有卿造。見財印用節。

又有隔位太遠,如甲在年干,己在時上,心雖相契,地則相遠,如人天南地北,不能相合一般。然於有所制而不敢合者,亦稍有差,合而不能合也,半合也,其禍福得十之二三而已。 

隔位太遠,則合之效用減少,有以失其原來之力喜。有以不失其力喜。或雖遙隔而仍作合論,各視其格局配合而已。如: 





煞刃格,以煞制刃用。丁壬相合,因遙隔,壬煞不失其用,而煞刃格以成。此龍濟光之造也。





乙庚相合,通月令之氣,雖遙隔而仍合,以庚劈甲引丁用。張耀曾之造也(按此造乙庚之間,隔以丁火,可以與上節參觀)。 

又有合而無傷於合者,何也?如甲生寅卯,月時兩透辛官,以年丙合月辛,是合一留一,官星反輕。甲逢月刃,庚辛並透,丙與辛合,是合官留煞,而煞刃依然成格,皆無傷於合也。 

兩官並透,名重官;兩煞並透,是重煞。合一留一,反以成格。官煞並透,是混雜,合官留煞,或合煞留官,反以取。如: 





此北洋領袖王士珍之造也。辛合丙煞,合一留一,依然煞刃格也。





此合官留煞也。又《三命通會》以合留,以剋去,如此造戊剋壬合癸,名去煞留官,各家所說不同也。 

按合而無傷於合者,去一留一也,或剋而去之,或合而去之,其意相同。如林主席森命造,戊辰、甲寅、丁卯、戊申,戊土傷官,年時兩透,用甲剋去年上傷官,而留時上傷官以生財損印,格局反,其意一也。無食傷則財無根,兩透則嫌其重,去一留一,適以成格。 

又有合而不以合論者,何也?本身之合也。蓋五陽逢財,五陰遇官,俱是作合,惟是本身十干合之,不合去。假如乙用庚官,日干之乙,與庚作合,是我之官,是我合之。何合去?若庚在年上,乙在月上,則月上之乙,先去合庚,而日干反不能合,是合去也。又如女以官夫,丁日逢壬,是我之夫,是我合之,正如夫妻相親,其情愈密。惟壬在月上,而年丁合之,日干之丁,反不能合,是以己之夫星,被妹合去,夫星透而不透矣。 

本身日元也,日元之干相合,除合而化,變更性質之外,皆不以合論。蓋合與不合,其用相同,而合更親切。如: 





月令偏財生官,劫財重重,喜得甲己相合,官星之情,專向日主,制住比劫,使不能爭財,所謂用官制 劫護財也。見論星辰節。





甲用己財;甲己相合,己土之財,專向日主也。見星辰節。 

合去合來,各家所說不同。《三命通會》云:閑神者,年月時之干也。故云合官忘 貴、合煞忘賤。若日主相合,則合官貴,合煞賤矣。竊謂閑神相合,亦有合去不合去之別。譬如甲用辛官,透丙相合,則合去;甲用庚煞,透乙相合,則雖合而不去。書云:“甲以乙妹妻庚,凶吉兆”。相合則煞不攻身,非謂去之也。乙用辛煞。透丙則合而去之。乙用庚官,月干再透乙以相合,則官仍在,並不合去也。惟以官用神,則用神之情有所分,不專向日主。如女命以官夫,則夫星不專,透而不透也。又日主本身相合,無合去之理;然因不能合去,亦有向背之別。茲例如下: 





一丙合兩辛,官星雖不合去,而用神之情不專矣。





丙火調候用,無如戊全癸相合,日主之情,向財不向印,癸水雖不能越戊剋丙,而日主向用之情不專矣。

用神之情,不向日主,或日主之情,不向用神,皆非美朕也。 

然又有爭合妒合之說,何也?如兩辛合丙,兩丁合壬之類,一夫不娶二妻,一女不 配二夫,所以有爭合妒合之說。然到底終有合意,但情不專耳。若以兩合一而隔位,則全無爭妒。如庚午、乙酉、甲子、乙亥,兩乙合庚,甲日隔之,此高太尉命,仍作合煞 留官,無減福也。 

以兩合一,用神之情不專,已見上例,若隔位則無礙。如: 





兩乙合庚而隔癸,全無爭妒之意,亦無不專之弊。此朱家 命造也。高太尉造合煞留官,化氣助官,朱造印格用食,均無減福澤。





兩癸合戊,雖不以合論,而終有合意。財格用祿比,財向日主,故富格,亦無爭妒與不專之弊也。鉅商王某造。

然則如何方爭合妒合乎?此須察其地位也。如: 





兩壬夾丁,爭合妒合。乃顧竹軒造是也。





三丙爭合一辛,又不能化。多夫之象,女命最忌。

今人不知命理,動以本身之合,妄論得失;更有可笑者,書云“合官非貴取”,本是至論,而或以本身之合合,甚或以他支之合合,如辰與酉合、卯與戌合之類,皆作合官。一謬至此子平之傳掃地矣! 

合官非貴取,《三命通會》論之至詳。所謂閑神相合,則合官忘貴,合煞忘賤;日主相合,則合官貴,合煞賤(日主無合煞)其理至明。今人不仔細究,妄談得失,無怪其錯謬百出也。 

十干配合,有合而化,有合而不化者,本書未論合化,附志於此。何謂能化?所臨之支,通根乘旺也。如上朱家寶造,乙庚相合臨申酉,即化金;日元本弱,得此印助,方能以時上乙卯,泄秀用,所胃印格食也。又如上某啞子造,庚申、乙酉、丁丑、庚戌,亦化金,因合化而印被財破也(見上性情章)





丁壬相合,支臨寅亥,必然化木,作印論。





戊癸相合,支臨巳午,必然化火,作劫論。

上兩造摘錄《滴天髓征義》兄弟節。 

日干相合而化,即化氣格局。例如下。 





丁壬相合,生於卯月,木旺秉令,時逢辰,木之原神透出,丁壬化木格。





甲己相合,生於戌月,土旺乘權,化氣有餘;年得戊辰,原神透出,甲己化土格。錄自《滴天髓征義》。 

化氣有有假。上兩造化氣之者,亦有化氣有餘,而日帶根苗劫印者;有日主無根,而化神不足者;更有合化雖,而閑神來傷化氣者,皆假化。





兩甲兩己,各自配合,卯木有戌土之合,亦無礙,嫌其甲木坐印,故假化。





丁壬相合,通月令之氣,化神極,嫌其時透辛金,來傷化氣,幸辛金無根,故假化。右錄《滴天髓征義》。

化假,均須運助 ,假化之格,能行運去其病點,固無異於化不得旺 運相助,亦無可發展也。此進一步之究,詳《訂正滴天髓征義》。 

又化氣格局僅以化合之兩干作化氣論,其餘干支,並不化也。近人不察,拘於化氣十段錦之說,而將四柱干支以及行運干支,均作化論,誤會殊深。特化神喜行旺地,印比美,剋泄俱所忌耳。附志於此,以免疑誤。 

天干五合,須得地支之助,方能化氣;地支之三會六合,亦須天干之助,方能會合而化也。總之逐月氣候,固緊要,而四柱干支之配合,尤須參看也。茲再兩例如下: 





子丑相合,干透戊己丁火,子丑之化土方。格成稼穡。





子丑相合,干透壬癸,不人化土論。煞旺身衰之象也。 

干支會合化表(錄子平《四言集腋》)

正月節(寅月)

二月節(卯月)

三月節(辰月)

丁壬化木(正化)
戊癸化火(次化)
乙庚化金(一云乙歸甲不化)
丙辛不化(柱有申子辰可化)
甲己不化(木盛故不化)
寅午戌化火
亥卯未化木
申子辰不化
巳酉丑破象
辰戌丑未失地

丁壬化火
戊癸化火
乙庚化金(不化以乙歸甲家也)
丙辛水氣不化
甲己不化
寅午戌化火
亥卯未化木
申子辰不化
巳酉丑純形
辰戌丑未小失

丁壬不化(木氣已過故不化)
戊癸化火(漸入火
可化)
乙庚成形(辰土生金故化)
丙辛化水(辰
水庫故化)
甲己暗秀(正化)
寅午戌化火
亥卯未不化
申子辰化水
巳酉丑成形
辰戌丑未無信

四月節(巳月)

五月節(午月)

六月節(未月)

丁壬化火
戊癸化火(正化)
乙庚金秀(四月金生可化)
丙辛化火(化火則可,化水不可)
甲己無位
寅午戌化火
亥卯未不化
申子辰純形
巳酉丑成器
辰戌丑未貧管

丁壬化火(不能化木)
戊癸發貴(化火)
乙庚無位
丙辛端正(不化)
甲乙不化
寅午戌

亥卯未失地
申子辰化容
巳酉丑辛苦
辰戌丑未身賤

丁壬化木(未木庫故可化也)
戊癸不化(火氣已過故不化)
乙庚不化(金氣正伏故不化)
丙辛不化(水氣正衰故不化)
甲己不化(己土即家故不化)
寅午戌不化
亥卯未不化
申子辰不化
巳酉丑化金
辰戌丑未化土

七月節(申月)

八月節(酉月)

九月節(戌月)

丁壬化木(可化)
戊癸化火
乙庚化金(正化)
丙辛進秀學堂
甲己化土
寅午戌不化
亥卯未成形
申子辰大貴
巳酉丑武勇
辰戌丑未亦貴

丁壬不化
戊癸衰薄
乙庚進秀
丙辛就妻
甲己不化
寅午戌破象
亥卯未無位
申子辰

巳酉丑入化
辰戌丑未泄氣

丁壬化火
戊癸化火(戌
火庫亦正化)
乙庚不化
丙辛不化
甲己化土(正化)
寅午戌化火
亥卯未不化
申子辰不化
巳酉丑不化
辰戌丑未正位

十月節(亥月)

十一月節(子月)

十二月節(丑月)

丁壬化木(亥中有木)
戊癸

乙庚化木
丙辛化水
甲己化木
寅午戌不化
亥卯未成材
申子辰化水
巳酉丑破象
辰戌丑未不化

丁壬化木
戊癸化水
乙庚化木
丙辛化秀(正化)
甲己化土(十一月土旺故可化)
寅午戌不化
亥卯未化木
申子辰化水
巳酉丑化金
辰戌丑未不化

丁壬不化
戊癸化火
乙庚化金(次化)
丙辛不化
甲己化土(正化)
寅午戌不化
亥卯未不化
申子辰不化
巳酉丑不化
辰戌丑未化土

六、論十干得時不旺失時不弱

書云,得時俱旺論,失時便作衰看,雖是至理,亦死法也。然亦可活看。夫五行之氣,流行四時,雖日干各有專令,而其實專令之中,亦有並存者在。假若春木司令,甲乙雖旺,而此時休囚之戊己,亦嘗於天地也。特時當退避,不能爭先,而其實春土何嘗不生萬物,冬日何嘗不照萬國乎? 

四時之中,五行之氣,無時無刻不俱備,特有旺相休囚之別耳。譬如木旺於春,而其時金水火土,非迹也。但不得時耳。而不得時中,又有分別。如火方生之氣,雖在潛伏之時,已有逢勃之象,故名相;金土雖,其氣將來,水剛退之氣,下當休息(參觀陰陽順逆生旺死圖),雖不當令,其用固未嘗消失也。譬如退伍之軍人,致仁之官吏,雖退歸田野,其能力依然存在,一旦集合,其用無殊。非失時便可置之不論也。  

況八字雖以月令重,而旺相休囚,年月日時,亦有損益之權,故生月即不令,而年時如祿旺,豈便衰?不可執一而論。猶如春木雖,金太重而木亦危。干庚辛而支酉丑,無火制而晃富,逢土生而必夭,是以得時而不旺也。秋木雖弱,木根深而木亦。干甲乙而支寅卯,遇官透而能受,逢水生而太過,是失時不弱也。  

旺衰弱四字,昔人論命,每籠統互用,不知須分別看也。大致得時旺,失時衰;党眾為強,助寡弱。故有雖旺而弱者,亦有雖衰而者,分別觀之,其理自明。春木夏火秋金冬水得時,比劫印綬通根扶助黨眾。甲乙木生於寅卯月,得時者旺;干庚辛而支酉丑,則金之黨眾,而木之助寡 。干丙丁而支巳午,則火之黨眾,木泄氣太重,雖秉令而不也。甲乙木生於申酉月,失時則衰,若比印重疊,年日時支,又通根比印,即黨眾,雖失時而不弱也。不特日主如此,喜用忌神皆同此論。  

是故十干不論月令休囚,只要四柱有根,便能受財官食神而當傷官七煞。長生祿旺,根之重者也;墓庫餘氣,根之輕者也。得一比肩,不如得支中一墓庫,如甲逢未、丙逢戌之類。乙逢戌、丁逢丑、不作此論,以戌中無藏木,丑中無藏火也。得二比肩,不如得一餘氣,如乙逢辰、丁逢未之類。得三比肩,不如得一長生祿刃,如甲逢亥子寅卯之類。陰長生不作此論,如乙逢午、丁逢酉之類,然亦明根,比得一餘氣。蓋比劫如朋友之相扶,通根如室家之可住;干多不如根重,理固然也

此節所論至精。墓庫者,本身之庫也,如未木庫,戌火庫,辰水庫,丑金庫。不能通用,與長生祿旺同,餘氣亦然。辰木之餘氣,未火之餘氣,戌金之餘氣,丑水之餘氣(參觀論陰陽生死章人元司令圖表)。蓋明後十二日,乙木猶司令,輕而不輕,在土旺之後,則輕矣;然亦可抵一比劫也。若乙逢戌、丁逢丑,非其本庫餘氣,自不作通根論。至於陰長生,云不作此論,又云亦有根,可比一餘氣云云,實未明生旺墓之理,不免矛盾。木至午,火至酉,皆死地,豈得根(參觀論陰陽生死章)?蓋亦拘於俗說而曲之詞也。比劫如朋友,通根如家室,有比劫之助而不通根,則浮而不實。譬如四辛卯,金不通根,四丙申,火不通根,雖天元氣,仍作弱論。總之干多不如支重,而通根之中,尤以月令之支最重也。  

今人不知命理,見夏水冬火,不問有無通根,便之弱。更有陽干逢庫,如壬逢辰、丙坐戌之類,不以水火通根身庫,甚至求刑衝開之。此種謬論,必宜一切掃除也。  

從來談命理,有五星、六壬、奇門、太乙、河洛、紫微數各種,而所用有納音、星辰宮度、卦理之不同。子平用五行評命,其一種耳。術者不知其源流,東拉西,免牽合,以訛傳訛,固無足怪,然子平以五行評命之根據,則萬變而不離其宗者,五行之理也。以理相衡,則謬書謬論,自可一掃而空矣。

七、論刑沖會合解法

刑者,三刑也,子卯巳申子類是也。沖者,六沖也,子午卯酉之類是也,會者,三會也,申子辰之類是也。合者,六合也,子與丑合之類是也。此皆以地支宮分而言,系對射之意也。三方會,朋友之意也。並對合,比鄰之意也。至於三刑取廡,姑且闕疑,雖不知其所以然,於命理亦無害也。  

三刑者,謂予卯相刑,寅巳申相刑、丑戌未相刑、辰午酉亥自刑。刑者,數之極也也滿招損之意。《陰符經》云:三刑生於三會,猶六害之生於六合也(詳見卷之起例)。申子辰三合,與巳午未方相比,則巳刑寅,午見午自刑,戌刑未。巳酉丑三合,與申酉戌方相比,則巳刑申,酉見酉自刑,丑刑戌。亥卯未三合,與亥子丑方相比,則亥見亥自刑,未弄丑。各家解釋不一,以此說最確當也。  

六沖者,本宮之對,如子之與午、丑之與未、卯辰之與酉戌、寅巳之與申亥是也。天干遇七則煞,地支遇七則沖。沖者剋也。  

六合者,子與丑合之類,乃日纏與月建相合也。日纏右轉,月建左旋,順逆相,而生六合也。

三合者,以四正主。四正者,子午卯酉即坎離震競也。四隅之支,從四正以立局,木生於亥,旺於卯,墓於未,故亥卯未會木局。火生於寅,旺于午墓於戌,故寅午戌會火局 。金生於巳,旺於酉,墓於丑,故巳酉丑會金局。水生於申,旺於子,墓於辰,故申子會水局。參閱卷六入門起例

三刑、六沖、六害、五合、六合、三合,其中刑與害關係較淺。天干五合,地支六合、三合以及六沖,關係極重。八字變化,胥出於此,茲更詳之。三合以三支全成局。倘僅寅午或午戌半火局,申子或子辰水局。若單是寅戌或申辰,則不成局。蓋三合以四正主也。若支寅戌而干丙丁,支申辰而干壬癸,則仍可成局,丙丁即午,壬癸即子也。又寅戌會 ,無午而有巳,申辰會,無子而有亥,亦有會合之意。蓋巳火之祿,亥水之祿,與午子相去一間耳。金木可以類推。此會局之變例。又甲子、己丑天地合,蓋以甲己合、子丑合也。而丙申、辛卯,亦可謂天地合,蓋申即庚,卯即乙,乙庚合也。又如甲午、壬午,午中藏己,可與甲合,午中藏丁,可與壬合。辛巳、癸巳,巳中藏丙戊,可與辛癸合,是上下相合也。又如辛亥月丁巳日,亥中之壬,可以合丁,巳中之丙,可以合辛。此交互相合也。凡此六合之變例(詳訂正在《滴天髓征義》天合地節)。  

八字支中,刑沖俱非美事,而三合六合,可以解之。假如甲生酉月,逢卯則沖,而或支中有戌,則卯與戌合而不沖;有辰,則酉與辰合而不沖;有亥與未,則卯與亥未會而不沖;有巳與丑,則酉與巳丑會而不沖。是會合可以解沖也。又如丙生子月,逢卯則刑,而或支中有戌,則與戌合而不刑;有丑,則子與丑合而不刑;有亥與未,則卯與亥未會而不刑;有申與辰,則子與申辰會而不刑。是會合可以解刑也。  

會合可以解刑沖,刑沖亦可以解會合。此須看地位與性質之如何而定,有沖之無力,沖如不沖者,法至活變,無一定之方式也。又沖者,剋也,貼近剋,遙動沖,如年支與時支之沖是也。例如下:  





此陝西主席邵力子之造。因申子辰之會,而解子午之沖也。





此浙江督軍楊善德之造。因卯酉之沖,而解巳酉之會也。





此陸榮廷之造。因卯戌之合,而解卯酉之沖也。





此浙江鹽商周湘舲造。因寅申之沖,而解子申之會也。 

又有因解而反得刑沖者,何也?假如甲生子月,支逢二卯相並,二卯不刑一子,而支又逢戌,戌與卯合,本為解刑,而合去其一,則一合而一刑,是因解而反得刑沖也。  

因解反得刑沖者,四柱本可不沖,因會合而反引起刑沖也。不一其例:  





此張國淦之造。一子不沖二午,因寅午之會,複引起子午之沖也。





此張繼命造。因年時寅午之會,而引起月日寅申之沖也。寅午遙隔,本無會合之理,而引起沖則可能也。





此茅祖權之造。一未不刑兩戌,本可不以刑論,乃因辰戌之沖,複引起戌未之刑。





此趙觀濤之造。一卯不沖二酉,乃以辰酉之合,引起卯酉之沖,與上張繼造相同。

又有刑沖而會合不能解者,何也?假如子年午月,日坐丑位,丑與子合,可以解沖,而時逢巳酉,則丑與巳酉會,而子複沖午;子年卯月,日坐戌位,戌與卯合,可以解刑,而或時逢寅午,則戌與寅午會,而卯複刑子。是會合而不能解刑沖也。 

刑沖而會合不能解者,本有會合,可解刑沖矣,乃因另一會合,複引起刑沖,或因第二刑沖引起第一刑沖,亦不一其例。 





此招商督辦趙鐵橋造。辰酉之合,複引起巳亥之沖也。





此陸宗輿之造。午戌會可解子午之沖矣,乃因辰戌之沖,複引起子午之沖也。





此齊耀琳之造。午未合本可解丑未之沖,乃因數午之沖,複引起丑未之沖也。

 

更有刑沖而可以解刑者,何也?蓋四柱之中,刑沖俱不為美,而刑沖用神,尤為破格,不如以另位之刑沖,解月令之刑沖矣。假如丙生子月,卯以刑子,而支又逢酉,則又與酉沖不刑月令之官。甲生酉月,卯日沖之,而時逢子立,則卯與子刑,而月令官星,沖之無力,雖於別宮刑沖,六親不無刑剋,而月官猶在,其格不破。是所謂以刑沖而解刑沖也。  

以別位之刑沖而解月令之刑沖者,有以沖而解,有以會而解,不一其例。 





此因午卯之刑,而解子午之沖也。為敝友陳君造。





此因卯戌之合,而解子卯之刑也。為海軍總長杜錫珪造。

如此之類,在人之變化而己。 

命理變化,不外乎干支會合刑沖,學者于此辨別明晰,八字入手,自無能逃形。上述變化,尚有未盡,茲再舉數例於下: 





此行政院副院長孔祥熙之造也。卯酉之沖,似解辰酉之合,不知申中之庚,與卯中之乙暗合,因暗合而解沖,遂成貴格。

 

有所處之地位同,因支之性質,而有解不能解之別。如: 





 

酉巳之會,因隔寅木而不成局;寅申之沖,亦因隔巳 火而不成沖;且巳申刑而帶合,去申中庚金,使其不傷 寅木,財官之用無損,便成貴格。此造摘自《神峰通考》。 





亥未隔申,不能成局;寅亥之合,似可解寅申之沖, 無如申金秉令,亥中壬甲休囚,不能解金木之爭;且丁壬寅亥,天地合而假化,旺金傷木,化氣破格。此遜清光緒皇帝造也。

 

又四柱之中,刑沖俱非美事,此言亦未盡然。喜用被沖,則非美事,忌神被沖,則以成格,非可一例言也。

舉例如下:  

 




煞刃格。天干丁火制辛,煞旺劫輕,喜子沖午,使火不傷金,酉沖卯,使木不助煞,此兩沖大得其用。此遜 乾隆皇帝之造也。





寅卯辰氣聚東方而透甲,印星太旺,時上酉沖卯,損其有餘,去其太過,卻到好處。此國府主席林森之造。 或云戊申時,然不論其為申為酉,用神同為取財損印,特藉以闡明刑沖會合之理而已

적천수

자평진전

궁통보감

태을신수

초씨역림

하락이수

매화역수

철판신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