적천수

자평진전

궁통보감

태을신수

초씨역림

하락이수

매화역수

철판신수

 

  
窮通寶鑑

五行總論

  五行者,本乎天地之間而不窮者也,故謂之行。

  北方陰極而生寒,寒生水。南方陽極而生熱,熱生火。東方陽散以洩而生風,風生木。西方陰止以收而生燥,燥生金。中央陰陽交而生溫,溫生土。其相生也所以相維,其相剋也所以相制,此之謂有倫。

  火為太陽,性炎上。水為太陰,性潤下。木為少陽,性騰上而無所止。金為少陰,性沉下而有所止。土無常性,視四時所乘,欲使相濟得所,勿令太過弗及。

  夫五行之性,各致其用。水者其性智,火者其性禮,木其性仁,金其性義,惟土主信,重寬厚博,無所不容:以之水,即水附之而行;以之木,則木托之而生;金不得土,則無自出;火不得土,則無自歸。必損實以為通,致虛以為明,故五行皆賴土也。

  推其形色,則水黑、火赤、木青、土黃,此正色也。及其變易,則不然。常以生旺從正色,死絕從母色,成形冠帶從妻色,病敗從鬼色,旺墓從子色。   

  其數則水一、火二、木三、金四、土五。 生旺加倍,死絕減半。

  以義推之,夫萬物負陰而抱陽,沖氣以和。過與不及,皆為乖道。故高者抑之使平,下者舉之使崇,或益其不及,或損其太過。所以貴在折衷,歸於中道, 使無有餘不足之累,即才官印食貴人驛馬之微意也。行運亦如之,識其微意, 則於命理之說,思過半矣。

論木

   木性騰上而無所止,氣重則欲金任使,有金則有惟高惟斂之德。仍愛土重,則根蟠深固,土少則有枝茂根危之患。木賴水生,少則滋潤,多則漂流。甲戌、乙亥、木之源。甲寅、乙卯、木之鄉。甲辰、乙巳、木之生。皆活木也。甲申﹑乙酉、木受剋。甲午、乙未、木自死。甲子、乙丑、金剋木。皆死木也。生木得火而秀,丙丁相同。死木得金而造,庚辛必利。生木見金自傷,死木得火自焚,無風自止,其勢亂也。遇水返化其源,其勢盡也。金木相等,格謂斲輪。若向秋生,反為傷斧,是秋生忌金重也。

  木生於春,餘寒猶存。喜火溫暖,則無盤屈之患。藉水資扶,而有舒暢之美。春初不宜水盛,陰濃則根損枝枯。春木陽氣煩燥,無水則葉槁根枯。是以水火二物,既濟方佳。土多而損力,土薄則財豐。忌逢金重傷殘剋伐,一生不閑。設使木旺,得金則良,終生獲福。

  夏月之木,根乾葉燥,盤而且直,屈而能伸。欲得水盛而成滋潤之力,誠不可少。切忌火旺而招焚化之憂,故以為凶。土宜在薄,不可厚重,厚則反為災咎。惡金在多,不可欠缺,缺則不能琢削。重重見木,徒以成林,疊疊逢華,終無結果。

  秋月之木,氣漸淒涼,形漸凋敗。初秋之時,火氣未除,尤喜水土以相滋。中秋之令,果以成實,欲得剛金而修削。霜降後不宜水盛,水盛則木漂。寒露節又喜火炎,火炎則木實。木多有多材之美,土厚無自任之能。

  冬月之木,盤屈在地,欲土多而培養。惡水盛而忘形。金總多不能剋伐。火重見溫暖有功。歸根覆命之時。木病安能輔助,須忌死絕之地,只宜生旺之方。

三春甲木總論

  春月之木,漸有生長之象。初春猶有餘寒,當以火溫暖,則有舒暢之美,水多變剋,有損精神。重見生旺,必用庚金斲鑿,可成楝樑。春末陽壯水渴,藉水資扶,則花繁葉茂。初春無火,增之以水,則陰濃氣弱,根損枝枯,不能華秀。春末失水,增之以火,則陽氣太盛,燥渴相加,枝枯葉乾,亦不華秀。是以水火二物,要得時相濟為美。

三春甲木

  正月甲木,初春尚有餘寒,得丙癸逢,富貴雙全。癸藏丙透,名寒木向陽,主大富貴。倘風水不及,亦不失儒林俊秀。如無丙癸,平常人也。

  正二月甲木,素無取從才從殺從化之理。或一派庚辛,主一生勞苦,剋子刑妻,再支會金局,非貧即夭。如無丙丁,一派壬癸,又無戊己制之,名水泛木浮,死無棺槨。如一派戊己,支會金局,為財多身弱,富屋貧人,終生勞苦,妻晚子遲。或無庚金,有丁透,亦屬文星,為木火通明之象,又名傷官生財格,主聰明雅秀。一見癸水傷丁,但作厚道迂儒。或柱中多癸,滋助木神,傷滅丁火,其人奸雄梟險,曹操之徒,言清行濁,笑裏藏刀。

  若庚申、戊寅、甲寅、丙寅。一行金水運,發進士。或甲午日庚午時,此人必貴。但要好運相催,不宜制了庚丁。

  或支成金局,多透庚辛,此又不吉,號曰木被金傷,若無丙丁破金,必主殘疾。或支成火局,洩露太過,定主愚懦,常有啾唧災病纏身,終有暗疾。支成木局,得庚為貴,無庚必凶,若非僧道,男主鰥孤,女主寡獨。支成水局,戊透為貴,如無戊制,不但貧賤,且死無棺木。故書曰:甲木若無根,全賴申子辰,幹得才殺透,平步上青雲。

  凡三春甲木,用庚者,土為妻,金為子。用丁者,木為妻,火為子。

  總之正二月甲木,有庚戊者上命。如有丁透,大富大貴之命也。

  二月甲木,庚金得所,名陽刃駕殺,可雲小貴,異途顯達,或主武職,但要財資之。柱中逢才,英雄獨壓萬人。若見癸水,困了才殺,主為光棍,重刃必定遭凶。性情凶暴。書曰:木旺宜火之光輝,秋闈可試。木向春生,處世安然有壽。日主無依,卻喜運行才地。

  三月甲木,木氣相竭。先取庚金,次用壬水。庚壬兩透,一榜堪圖。但要運用相生,風水陰德,方許富貴。

  或見一二庚金,獨取壬水。壬透清秀之人,才學必富。

  或天乾透出二丙,庚藏支下,此鈍斧無鋼,富貴難求。若有壬癸破火,堪作秀才。

  或柱中全無一水,戊己透干,支成土局,又作棄命從才,因人而致富貴,妻子有能。

  或見戊己,及比劫多者,名為雜氣奪才,此人勞碌到老,無馭內之權。女命合此,女掌男權,賢能內助,若比劫重見,淫惡不堪。

  或支成金局,方可用丁,不然,三月無用丁之法。惟有先庚後壬取用。

  書曰:甲乙生寅卯,庚辛幹上逢,離南推富貴,坎地卻為凶。

三夏甲木

  四月甲木退氣,丙火司權,先癸後丁。

  庚金太多,甲反受病。若得壬水,方配得中和,此人性好清高,假裝富貴。即蔭襲顯達,終日好作禍亂,善辨巧談,喜作詩文。此理最驗。

  如一庚二丙,稍有富貴。金多火多,又為下格。

  或癸丁與庚齊透天干,此命可言科甲,即風水淺薄,亦有選拔之才。癸水不出,雖有庚金丁火,不過富中取貴異途官職而已。壬透可雲一富,若全無點水,又無庚金丁火,一派丙戊,此無用之人也。

  五六月甲木,木性虛焦,一理共推。五月先癸後丁庚金次之。六月三伏生寒,丁火退氣。先丁後庚,無癸亦可。或五月乏癸,用丁亦可,要運行北地為隹。

  總之五六月用丁火,雖運行北地,不致於死。卻不利運行火地,號曰木化成灰必死。行西程又不吉,號曰傷官遇殺,不測災來,惟東方則吉,北方次之。此五六月用丁之說也。

  凡用神太多,不宜剋制,須洩之為妙。

  五六月甲木,木盛先庚,庚盛先丁。五月癸庚兩透,為上上之格。六月庚丁兩透,亦為上上之格。用神既透,木火通明,自然大富大貴。或丁火太多,癸水亦多,反作平人。

  若柱中多金,名曰殺重身輕,先富後貧,運不相扶,非貧即夭。或庚多,有一二丙丁制伏,又有壬癸透干,洩金之氣,此又為先貧後富。

  或滿柱丙火,又加丁火,不見官殺,謂之傷官傷盡最為奇,反成清貴,定主才學過人,科甲有望,但歲運不宜見水。若柱中有壬水,運又逢水,必貧夭死。

  但凡木火傷官者,聰明智巧,卻是人同心異,多見多疑,雖不生事害人,每抱忌妒之想,女命一理同推。

  或四柱多土,幹上有乙木,切勿作棄命從才。

  時月兩透己土,名二土爭合,男主奔流,女主淫賤。見二甲則不爭矣,亦屬平庸之輩。或四柱有辰,干見二己二甲,此人名利雙全,大富大貴。

  若在六月,見辰支,名為逢時化合格。以癸水為妻,丁火為子。若二己一甲爭合。取支中比劫為用。以甲為用者,壬癸為妻,甲乙為子。其餘用庚者,土妻金子。用丁者,木妻火子。女命以妻作夫,用作子。十干皆同。

  或是己土,不見戊土,乃為假從,其人一生縮首,反畏妻子。若無印綬,一生貧苦。六月尤可,五月決不可。

三秋甲木總論

  三秋甲木,木性枯槁,金土乘旺,先丁後庚,丁庚兩全,將甲造為畫戟,七月甲堪為戟,非丁火不能造庚,非庚不能造甲,丁庚兩透,科甲定然。庚祿居申,殺印相生,運行金水,身伴明君。或庚透無丁,一富而已,主為人操心太重,不能坐享。或丁透庚藏,亦主青衿小富。或庚多無丁,殘疾之人若為僧道,災厄可免。

  或四柱庚旺,支內水多,不作棄命從殺。見土多可作從才而看。

  庚多無癸,而壬水多,戊己亦多,此則專用一點丁火,方可制金以養群土,此命大富。丁藏富小,不顯。丁露定作富豪。得二丁,不坐死絕,必然富貴雙全,即風水不及,亦可富中取貴,納粟奏名。

  或癸疊疊制伏丁火,雖滿腹文章,終難顯達。得運行火土,破癸,略可假就功名,歲運皆背,刀筆之徒。

  支成水局,戊己透干,制去癸水,存其丁火又可雲科甲,但此等命,主為人心奸巧詐,好訟爭非,因貪致禍。奸險之徒,決非安份之人也。


三秋甲木

  七月甲木,丁火為尊,庚金次之,庚金不可少。火隔水不能鎔金,故丁火鎔金,必賴甲木引助,方成洪爐。若有癸水阻隔,便滅丁火,壬水無礙,且能合丁,但須見戊土,方可制水存火。

  八月甲木,木囚金旺。丁火為先,次用丙火,庚金再次。

  一丁一庚,科甲定顯。癸水一透,科甲不全。

  丙庚兩透,富大貴小。丙丁全無,僧道之命。

  丙透無癸,富貴雙全。有癸制丙,尋常之人。

  支成火局,可許假貴,戊己一透,可作富翁。

  或支成金局,干露庚金,為木被金傷,必主殘疾,得丙丁破金,亦主老來暗疾。

  或支成木局,乾透比劫,反取庚金為先,次用丁火。

  九月甲木,木星凋零,獨愛丁火,壬癸滋扶,丁壬癸透,戊己亦透,此命配得中和,可許一榜。庚金得所,科甲定然。

  或見一二比肩,無庚金製之,平常人也。倘運不得用,貧無立錐。一命,甲辰、甲戌、甲辰、甲戌、身伴明君,富貴壽考,此為天元一氣,又名一才一用。遇比用才,專取季土。或見庚丙,可許入泮,白手成家。用火者,木妻火子,子肖妻賢。

  或四柱木多,用丙用丁,皆不足異,耑用庚金為妙。凡四季甲木,總不外乎庚金。譬如木為犁,能疏季土,非庚金為犁嘴,安能疏土雖用丙丁,癸庚決不可少也。九月卻不取土妻庚子,當取水妻木子。

  凡甲木,多見戊己,定作棄命從才而看。從才格,取火妻土子。

  或見一派丙丁傷金,不過假道斯文,有壬癸破了丙丁,技藝之流。無壬癸破火,支又成火局,乃為枯朽之木,有庚亦何能為力,定作孤貧下賤之輩,男女一理。

  或有假傷官,得地逢生,此正合甲乙秋生貴元武之說,用水制傷官者,以金為妻,水為子。

  或丁戊俱多,總不見水,又為傷官生財格,亦可雲富貴,此格取火為妻,土為子。

  凡甲多庚透,大貴。庚藏,小貴。若柱中多庚,則又以丁為奇,富貴人也。如庚申年、丙戌月、甲申日、壬申時,此主功名顯達,有文學。若無庚丙年月,又無火星出干,雖曰好學,終困名場。

  九月甲木,耑用丁癸,見戊透必貴。如戊戌、壬戌、甲子、甲申,支成水局,干有壬水,正合貴元武之說。配得中和,一榜之命,家計豐足。但庚丁未透出干,不能館選。

  甲乙比肩,又逢比劫運,主兄弟劫財爭訟,刑妻損子。甲乙生正二月,無制無洩,主長髮師姑。

三冬甲木

  十月甲木,庚丁為要,丙火次之。忌壬水泛身,須戊土製之。

  若庚丁兩透,又加戊出干,名曰去濁留清,富貴之極,即乏丁火,亦稍有富貴。或甲多制戊,庚金無根,平常人也。庚戊若透,雖出比劫,必定富而壽。

  或多比劫,只一庚出干,坐祿逢生乃為捨丁從庚,略富貴。或支見申亥,戊己得所,以救庚丁,可許科甲。若單己透,其力弱小,不過貢監而已。

  用庚,土妻金子。用丁,木妻火子。

  十一月甲木,木性生寒,丁先庚後,丙火佐之。癸水司權,為火金之病。庚丁兩透,支見巳寅,科甲有准,風水不及,選拔有之。若癸透傷丁。無戊己輔救,殘疾之人。或壬水重出,丁火全無者,庸人也,得丙方妙。

  或支成水局,加以壬透,名為水泛木浮,死無棺木。

  總之十一月甲木,為寒枝,不比春木清茂,耑取庚丁。透壬無丙,不過刀筆異途,武職有驗。

  用庚,土妻金子。用火,木妻火子。

  十二月甲木,天寒氣凍,木性極寒,無生發之象,先用庚劈甲,方引丁火始得木火有通明之象,故丁次之。

  庚丁兩透,科甲恩封。庚透丁藏,小貴。丁透庚藏,小富貴。無庚者,貧賤。無丁者,寒儒。或有丁透重重,亦是富貴中人,但須比肩,能發丁之燄,自有德業才能。如無比肩,尋常之士,稍有衣食而已。或支多見水,即有比肩,亦屬平常。

  總之臘月甲木,雖有庚金,丁不可少。乏庚略可,乏丁無用。經云:甲木無根,男女夭壽。

乙木

三春乙木總論

  三春乙木,為芝蘭蒿草之物,丙癸不可離也,春乙見丙,卉木向陽,萬象回春,須癸滋養根基。丙癸齊透天干,無化合制剋,自然登科及第,故書云:乙木根荄種得深,只須陽地不宜陰,漂浮只怕多逢水,剋制何須苦用金。

 

三春乙木

  正月乙木,必須用丙,因天氣尤有餘寒,非丙不暖,雖有癸水,恐凝寒氣,故以丙火為先,癸水次之。

  丙癸兩透,科甲定然,或有丙無癸門戶闡揚。或丙多乏癸,名曰春旱。獨陽不長,濁富之人。或丙少癸多,又為困丙,終為寒士。或癸己多見,為溼土之木皆下格。

  用丙者,木妻火子。用癸水見火多者,金妻水子。

  二月乙木,陽氣漸升,木不寒矣,以丙為君,癸為臣,丙癸兩透,不透庚金,大富大貴。

  或天乾透庚,支下無辰,不能化金,得癸透養木亦為貴,若見水庫,則為假化,平常人也。

  二月乙木,耑用丙癸,或支成木局,有癸透乃作貴命,更得丙洩木氣,上上之命,但須透癸。或水多困丙,多戊化癸,皆下格。

  用丙者,木妻、火子。用癸者,金妻、水子。

  亥卯未逢於甲乙,富貴無疑。木全寅卯辰方,功名有准。活木忌埋根之鐵,支下有庚辛,戕賊其根,木則朽矣。

  三月乙木,陽氣愈熾,先癸後丙。

  癸丙兩透,不見己庚,玉堂之客。見己庚者,平常之人。或一乙逢庚,不見己者,亦主小富貴,但不顯達。或多水見己,只恐高才不第。見戊堪發異途。或庚己混雜,丙癸全,則為下格。

  或見水局,丙戊高透,亦主科甲。或柱中全無丙戊,支合水局,此離鄉之命。

  或見一派癸水,又有辛金,則作旺看。得一戊己制癸,亦可雲小富貴。若一派壬水,不特貧賤,而且夭折。有一戊己,方雲有壽,但終為技術之人。

  又或庚辰時月,名二庚爭合,乃貧賤之輩。如年干見丁破庚,可雲從化,亦不失武職之權。

用癸者,金妻水子。癸多用丙者,木妻火子。


三夏乙木總論

  三夏乙木,木性枯焦。四月專尚癸水。五六月先丙後癸,夏至前仍用癸水。先得丙透,支下又有丙火,名曰木秀火明。得一癸透,科甲中人。或透二丙一癸,可許採芹。

  或一派癸水,有丁無丙,平常之人。或一癸透干,異途顯宦,難由科甲。癸居子辰,異路小職。或丙藏支下,癸透年干,己出月上,雖非科甲,異路功名。又或重重癸水,或支藏癸水,由行伍出身得功名。

三夏乙木

  四月乙木,自有丙火,耑取癸水為尊。四月乙木專用癸水,丙火酌用,雖以庚辛佐癸,須辛透為清。癸透、庚辛又透,科甲定然,獨一點癸水、無金,是水無根,雖出天干,不過秀才小富,須要大運相扶。或土多困癸,貧賤之人。丙戊太多,支成火局,瞽目之流。

  用癸者,金妻水子。

  乙逢雙女木傷殘,若見辛金壽必難,不得丙丁來制伏,豈知安樂不久長。

  五月乙木,丁火司權,禾稼俱旱。上半月屬陽,仍用癸水。下半月屬陰,三伏生寒,丙癸齊用。柱多金水,丙火為先,餘皆用癸水為先。

  乙木重逢火位,名為氣散之文,支成火局,洩乙精神,須用癸滋。癸透有根,富貴雙全。或庚辛年上,癸透時干,定許科甲,無癸者常人。

  若見丙透,支成火局,陽焦木性,此人殘疾,無癸必夭,見壬可解。或火土太多,其人愚賤,或為僧道門下閒人。

  六月乙木,木性且寒,柱多金水,丙火為尊。支成水局,乙得無傷。癸水透干,大富大貴。無癸定作常人,運不行北,困苦一生。

  凡五六月乙木,氣退枯焦,用癸水切忌戊己雜亂,則為下格。或甲木高透,制伏土神名為去濁留清,可許俊秀。土多乏甲秀氣脫空,庸人而已。

  或丙癸兩透,加以甲透制戊,選拔定然。若不見丙癸,只有丁火,亦屬常人,有壬、可充衣食。

  或柱中無水,又無比劫出干﹐乃為棄命從才,富大貴小,能招賢德之妻。從才格以火為妻,土為子。

  或一派戊土出干,不見比肩,名為才多身弱,終為富屋貧人。

  或丙辛化水,嫖賭破家,終非承受之兒。

  或一派乙木,不見丙癸,名為亂臣無主勞碌奔波,又加支多辛金,僧道之輩。

  或一派甲木,無癸無丙,又無庚金,此人一生虛浮,總不誠實。有庚制甲,乃有謀之人,但嗜酒貪花,多慾敗德,不修品行,男女一理。

  總之夏月之乙木,耑用癸水,丙火酌用,庚辛次之。

三秋乙木

  三秋乙木,金神司令,先丙後癸,惟九月耑用癸水,恐丙暖戊土為病也。

  七月乙木,庚金乘令,庚雖輸情於乙妹,怎奈干乙難合支金。柱見庚多,乙難受載。或丙透干,又加巳出埋金,此格可雲科甲。有己透、加丙,亦是上命。七月喜己土為用,或不見丙癸。己土必不可少,此則以火為妻,土為子。

  或癸透、丙藏、庚少,此不用己,可許貢拔。無丙、有癸透者,不失刀筆門戶。有支下庚多,癸又藏者,無丙己二神,平常人物。

  或生辰時,此為從化,反主富貴。凡化合格皆以所生之神為用。化金者,戊為用神,特忌丙丁煆煉破格。從化者以火為妻,土為子。其餘以金為妻。妻必賢美。以水為子,子必剋肖,但忌刑沖。凡命皆然,不特此也。

  秋乙逢金,非貧即夭。秋生乙木忌根枯,根既枯槁,貧苦到老。

  八月乙木,芝蘭禾稼均退。以丹桂為乙木。在白露之後,桂蕊未開,耑用癸水以滋桂萼。若秋分後,桂花已開,卻喜向陽,又宜用丙,癸水次之,丙癸兩透,科甲名臣。

  或支成金局,宜暗藏丁,無丁制金,恐木被金傷。若無水火,此人勞碌。或得癸水,為子得母,其人一生豐盈。或丙癸兩透,戊土雜出,亦主異路功名。

  生秋分後,有丙無癸,亦略富貴。若有癸無丙,名利虛花。若四柱不見丙癸,下格。

  或癸在年(月)干,丙透時干,名為木火文星,定主上達。生於秋分後方佳。或生上半月無癸,姑用壬水,不然,枯木無用,必作貧人。又四柱多見戊己,下格。

  用癸者,金妻、水子。用丙者,木妻、火子。用壬者,金妻水子。

  甲乙遇強金,魂歸西土,青龍逢兌旺,且貧且賤。

  乙木生居酉,莫逢巳酉丑,富貴坎離宮,貧窮申酉守。木逢金旺巳傷,再遇金鄉,豈不損壽。

  九月乙木,根枯葉落,必賴癸水滋養。如見甲申時,名為籐蘿繫甲,可秋可冬。若見癸水,又遇辛金髮水之源,定主科甲。或有癸無辛,常人。有辛無癸,貧賤。或四柱壬多,水難生乙,亦是尋常之輩。

  或支多戊土,又逢天干,作從才看,無比劫方妙,一逢比劫,富屋貧人。

  用癸者,金妻、水子。但子女艱難,季土剋制故也。

三冬乙木

  十月乙木,木不受氣,而壬水司令,取丙為用,戊土次之。丙戊兩透,科甲定然。有丙無戊,雖不科甲,亦入儒林。支多丙火,運入火鄉,亦主顯達。

  或水多無戊,乙性漂浮,流蕩之徒。若不見丙巳,妻子難全,或一點壬水,即多見戊土,亦為不妙,得甲制戊,可許能幹,但為人好生禍亂,構訟生非,男女一理。支成木局,時值小陽,此又如春木同旺,若有癸出,須取戊為尊,加以丙透,科甲之人。若無丙戊二字,自成自敗,終非承受之輩。

  十一月乙木,花木寒凍,一陽來復,喜用丙火解凍,則花木有向陽之意,不宜用癸以凍花木,故耑用丙火。

  有一二點丙火出干,無癸制者,可許科甲。即丙藏支內,亦有選拔恩封,得此不貴,必因風水薄。或壬癸出干,有戊制,可作能人,即丙在支內,亦是俊秀。若壬透無戊,貧賤之人。

  支成水局,乾透壬癸,丙丁全無,雖有戊制,貧乏到老,運至南方,稍有衣食。丁火有亦如無,丁乃燈燭之火,豈能解嚴寒之凍。設無丙丁,戊土多見,金水奔流,下賤。或有戊己無火,亦屬常人,但不至下賤。或一派丁火,大奸大詐之徒。如無甲引丁,孤鰥到老。丁火見甲,必主麟趾振振,芝蘭繞膝。

  或成水局,壬癸兩透,則木浮矣,不特貧賤,而且夭折,得一戊救方可。

  冬月之木,雖取戊制水,不可作用,耑取丙火則可。用火者,木妻、火子。用土者,火妻、土子。

  乙木生於冬至之後,坐下木局,得丙透干者,富貴之造。即丁出干,亦有衣祿,須忌癸制丁。乙木生於冬月,己土透干,又有丙透,大富貴之造。

  十一月乙木,木寒宜丙﹐有寒谷回春之象,得一丙透,無癸出破格,不特科甲,定主名臣顯宦。丙火藏支,食餼而已。干支無丙,一介寒儒。

  或四柱多己,不逢比劫,乃為從才,富比王侯,若見比劫,貧無立錐。雖或一派戊己,見甲頗有衣祿。耑以丙火為用,方妙。

 

論火

  炎炎真火,位鎮南方,故火無不明之理,輝光不久。全要伏藏,故明無不滅之象。火以木為體。無木、則火不長焰。火以水為用,無水、則火太酷烈。故火多則不實,火烈則傷物。木能藏火,到寅卯方而生火,不利於西,遇申酉而必死。生居離位,木斷有為,若居坎宮,謹畏守禮。

  金得火和,而能鎔鑄。水得火和,則成既濟。遇土不明,多主蹇塞。逢木旺處,決定為榮。木死火虛,難得永久,縱有功名,必不久長。春忌見木,惡其焚也。夏忌見土,惡其暗也。秋忌見金﹐金難剋制。冬忌見水,水旺則滅。故春火欲明,不欲炎。炎則不實。秋火欲藏、不欲明。明則太燥,冬火欲生、不欲殺,殺則歇滅。

  生於春月,母旺子相,勢力並行,喜木生扶,不宜過旺,旺則火炎。欲水既濟,不愁興盛,盛則沾恩。土多則蹇塞埋光。火盛則傷多烈燥。見金可以施功,縱重見用才尤遂。

  夏月之火,秉令乘權。逢水制則免自焚之咎,見木助必招夭折之患,遇金必作良工,得土遂成稼穡。金土雖為美利,無水則金燥土焦,再加木助,太過傾危。

  秋月之火,性息體和,得木生則有復明之慶。遇水剋難免隕滅之災。土重而掩息其光。金多而損傷其勢。火見火以光輝,縱疊見而必利。

  冬月之火,體絕形亡,喜木生而有救,遇水剋以為殃。欲土製為榮,愛火比為利。見金為難任財,無金而不遭害,天地雖傾,火水難成。

三春丙火總論

  三春丙火秉象至威,陽回大地,侮雪欺霜,耑用壬水為扶陽,名曰天和地潤,既濟功成。

  正月用壬,庚辛為助。二月耑用壬水。三月土重晦光,取甲佐之為妙。

  癸丙春生,不晴不雨之天。丙日春生,時月出癸,雲霧迷濛,不顯不達,非若壬水輔丙也。

三春丙火

  正月丙火,三陽開泰,火氣漸炎,取壬為尊,庚金佐之。壬庚兩透,科甲定然。即壬透庚藏,亦有異途顯達。

  若一庚高透,支藏一二丙火,納粟奏名,主為人慷慨英雄,有才邁眾。

  或一派庚辛混雜,常人。得時月兩透庚金、無辛者,定主清貴。或辛年辛時,名為貪合,酒色之徒。女命一理。

  或丙少壬多,而無戊制,名殺重身輕。斯人笑裏藏刀,尋非痞棍。或見一戊制壬,反而富貴,宜見一二比肩方妙。

  或一片戊土,甲不出干,終非大器,且恐孤貧。正月之丙,忌戊晦光。或支成火局,耑取壬水為貴﹐無壬、癸亦姑用。若壬癸俱無,取戊以洩火氣,但屬平人。

  或支成火局,又作炎上而推,但不逢時耳。若不見東南歲運,反致孤貧。

  或四柱有甲木,得庚金暗制,可作秀才。

  無壬用癸者,略富貴,且官殺亦要旺相有根。丙火無壬,多主貧賤,屢徵屢驗。

  或火多無水,一至水鄉必死,不然,定有災咎。惟五月丙火,合炎上格,則不喜水破格。用癸無根,定主目疾。

  用壬者,金妻水子。用庚者,土妻金子。

  二月丙火,陽氣舒升,耑用壬水。壬透天干,不見丁化,加以庚辛己亦透,壬水有根,定主科甲。

  或無壬水,己土姑用,主有才學,雖不成名,必衣食充足。

  或一派壬水,見一戊制,雖不科甲,亦有恩庇。或無戊透,則有辰戌丑未之戊,但辰宮癸水,貪合成火,不能制土,此平常衣祿。若支下全無一戊,此係奔流之人,加以金多生水,下賤之命。

  或一派戊土,亦用壬水,運喜行木,見土不祥。行火亦不利。

  或丙子日,辛卯時,乃從化格,但不逢時,貪財壞印,難招祖業。若得一二重丁火破辛,壬水得位,亦主富貴,雖不科甲,亦有異途,名傳郡邑。合此格,主妻妾多子。

  或月時見二辛卯,日乃丙子,名為爭合,年不透丁制辛,此人昏迷酒色,年透丁火反吉。或支成木局,反因奸得財,因酒得名。

  凡用壬者,金妻水子。

  三月丙火,氣漸炎升,用壬水。或成土局,取甲為輔,壬不可離。壬甲兩透,科甲定宜,惟忌庚出制甲,則秀才而已。無甲用庚,助壬水洩土氣。

  壬透甲藏,富大貴小,有甲無壬,勞碌濁富。壬藏無甲,一介寒儒。壬甲兩無,愚賤之輩。乙丁雜亂,定必屬凡夫。

  用壬者,金妻水子。用甲者,水妻木子。

三夏丙火總論

  三夏丙火,陽威性烈,專用壬水。若亥宮壬水無力,回剋洩氣故也,仍用申宮長生之水,方雲富貴。

  四月耑用壬水,金為佐。五月亦耑用壬。四五月壬透者富貴。丁多、兼看癸水。六月用壬,但借庚金為佐。

  陽刃合殺,威權萬里。丁火羊刃太旺,正謂羊刃倒戈,無頭之鬼。丙火用壬,生旺坐實方好,忌壬水太多,名殺重身輕。

三夏丙火

  四月丙火,建祿於巳,火勢炎炎,宜專用壬水,解炎威之力,成既濟之功。如無壬水,孤陽失輔,難透清光。得庚發水源,方為有根之水。壬庚兩透,不見戊土,號曰湖水汪洋,廣映太陽,光輝顯著,文明之象,人格合此,不但科甲崢嶸,必有恩謚封榮,若不驗,必暗損陰德。

  或無壬水,癸亦姑用,見庚透癸,不富必貴,但心性乖僻,巧謀善辯。或壬癸俱無,愚頑之輩。火炎無制,僧道之流,不然,須防夭折。

  或一派庚金,不見比劫,有富無貴。

  或丙午日干,四柱多壬,不見戊制,名曰陰刑殺重,光棍之流。或支水局,加之重重壬透,一無制伏,盜賊之命,如見己土,下賤鄙夫。

  用壬者,金妻水子。

  五月丙火,得壬高透,方為上命。或一壬無庚,亦主貢監,猶防戊己出干,丁壬化合,則為平人。即不透庚壬,或有申宮長生之水,濟之坐祿之金,至妙,必入詞林。又怕戊己雜亂,則為異路。

  或成火局,不見滴水者,乃僧道鰥獨之命。即有. 一二癸水,多遇火土,用之無力,瞽目之人。得戊己透洩火氣,亦主刑剋孤寡,行北運多凶,何也?所謂燥烈水激反凶!

  或成炎上格,柱運不見庚辛,多見甲乙者,反主大富貴,然亦不可見水運。

  或有庚癸透者,衣祿充足。支火輕,無目疾。支見水者,異途。或成土局,又為洩太過,得壬滋甲出干,土被制而火得生扶,此必富貴壽考之格也。

  六月丙火退氣,三伏生寒,壬水為用,取庚輔佐。

  庚壬兩透,貼身相生,可雲科甲名宦。若無庚有壬,不見戊出,小富小貴。見戊制壬,則為鄉賢而已。

  或己土出干混雜,此必庸夫俗子。或壬水淺,己土出干,其人貧困。無壬下格,賤而且頑,男女一理。

  或天干一派丙火,陽極生陰,干支兩見庚壬,登科及第。

  總之六月丙火用壬,不同餘月用壬,喜運行西北,六月用壬,喜運行西南。

三秋丙火

  七月丙火,太陽轉西,陽氣衰矣。日近西山,見土皆晦,惟日照湖海,暮夜光天,故仍用壬水,輔映光輝。

  如壬多,取戊制方妙。有壬透干,又見戊土出干,可雲科甲。如戊藏支內,不過生員。多壬無戊,平常人也。或戊多壬少,亦屬常人。或多壬,一戊出制,所謂眾殺猖狂,一仁可化,必主顯達,有權職。

  一派辛金,又為棄命從才,奇特之造,雖不科甲,亦得恩榮,但多依親戚而為進身之階。從才者以水妻木子。

  八月丙火,日近黃昏,丙火之餘光,存於光湖,仍用壬水輔映。

  四柱多丙,一壬高透為奇,定主登科及第。富貴雙全。一壬藏支,亦主秀才。或戊多困水則假作斯文。若無壬水,癸亦可用,但功名不久。

  或見辛透,不能從化,貧苦到老。或見一丁制辛,為人奸詐,不識高低。女命合此,長舌淫賤。

  或成金局,無辛出干,此非從才,乃朱門餓莩。如辛出干,不見比劫,此從才格,反主富貴,親戚提拔,妻賢內助。

  用水者,金妻水子。從才者,水妻木子。

  九月丙火,火氣愈退,所忌土晦光火,必須先用甲木,次取壬水。甲壬兩透,富貴非凡。若無壬水,得癸透干,亦可,雖不科甲,異路功名。壬癸藏支,貢監而已。甲藏壬透,無庚破甲,可許秀才。或庚戊困了水木,定是庸才。無甲壬癸者,下格。

  或一派火土,雖不太旺,亦自燥矣。如不離鄉過繼,亦主奔流,加以無庚辛壬癸出干,必為夭命。

  或支成火局,炎上失時,若運入南方,一貧徹骨。

  用甲者,水妻木子。用壬者金妻水子。

三冬丙火

  十月丙火,太陽失令,得見甲戊庚出干,可雲科甲,主為人性好清高,斯文領袖。如辛透見辰,名化合逢時,主大貴。

  或壬多無甲,乃作棄命從殺,即不科甲,亦是宦僚。或壬多有甲無戊,卻非從殺,宜用己土混壬。

  總之十月丙火,木旺宜庚,水旺宜戊,火旺用壬,隨宜酌用可也。

  十一月丙火,冬至一陽生,弱中復強,壬水為最,戊土佐之。

  壬戊兩透,科甲可許,無戊見己,異路功名。或無壬水,有癸出幹得金滋無傷,又有丙透以解凍,可許衣衿。

  或一派壬,則耑用戊土,此人雖不成名,文章邁眾,但名利虛浮。何也?因戊晦光,又須甲木為葯也。或無壬水,癸亦可用,但不甚顯。

  或四柱多壬無甲,乃作棄命從殺,亦有雲路。

  或水多、有甲、無戊,卻非從殺,宜用己土濁壬,十一月丙火,與十月頗同。 十二月丙火,氣進二陽,侮雪欺霜,喜壬為用。己土司令,土多又不可少甲。壬甲兩透,科甲堪宜,甲藏則秀才而已。或無甲得一壬透,富中取貴。

  如見一派己土,不見甲乙,名為假傷官,聰明性傲,名利虛浮。

  或一派癸水,得己出干,必自主創業。若制伏太過,又取辛金作用。得見癸透。此人即不成名,必清雅文墨士。

丁火

三春丁火

  正月丁火,甲木當權,乃為母旺,非庚不能劈甲,何以引丁,姑用庚金。

  或一派甲木,無庚制之,非貧即夭。或只一甲木,多見乙木者,必離鄉之客,焉問妻兒。或見甲乙,生庚子時,又主妻早子早,且可採芹。

  得壬化木,弱極復生,合此必主大貴,但此化合,反以不見庚破格為妙。

  或有庚金壬癸,得己土出干制之,此命不由科甲,亦有異途。

  或一派壬癸,不得寅時,又無庚金,必主窮困。

  或丁年、壬月、丁日、壬時,男主大貴;女則不宜。此格以土為妻、金為子。但子女艱難。女命合此,淫賤,刑夫剋子。

  或支火局,無滴水解,僧道之命。見甲出略可。總不可無水。水多亦不宜。

  二月丁火,溼乙傷丁,先庚後甲,非庚不能去乙,非甲不能引丁。庚甲兩透,科甲定然。庚透甲藏,亦有生貢。甲透庚藏,異路功名。

  或庚乙俱透,庚必輸情於乙,未免貪合,運行金水,一貧徹骨。或庚透乙藏,則不能貪合,乙反引丁,即用乙亦無害,運入木火之鄉,自然富貴。用乙者,水妻木子。若儘是乙木,不見一甲,此人富貴不久,因貪致禍﹐弄巧反拙。且不能承受先人之業。

  或支成木局,有庚透、主清貴。不見庚者、常人。二月乙木司權,必須有庚,有乙無庚,主貧苦無依。用庚者、土妻金子。

  得印旺殺高,大富大貴。或一派水,無一戊制,主貧苦無依。或乙少癸多,有戊出制﹐反吉。用土者、火妻土子。

  三月丁火,戊土司令,洩弱丁氣,先用甲木引丁制土,次看庚金。庚甲兩透,定主科甲。或一藏一透,終非白丁。

  或支成木局,取庚為先。得庚透,丁癸不透,亦有異路功名。

  或支成水局,加以壬透,名殺重身輕,必夭折天年。或遭凶死。或戊己兩透,廊廟之客。若一甲破,定是常人。

  用甲者,水妻木子。用金者,土妻金子。

三夏丁火

  四月丁火乘旺,雖取甲引丁,必用庚劈甲。伐甲、方雲木火通明。甲多、又取庚為先。但四柱忌見癸水。癸水一見,洩金、溼甲、傷丁,故以癸為病。或癸水藏支,壬水出干制丙,不奪丁光,自是雁塔題名,玉堂清貴。

  或有庚無甲,戊透天干,此為傷官生才,又取戊為用,必主富貴。戊土出干,不見甲乙,又不見水,是傷官傷盡。八字清高,但不大貴,亦不大富。見水多木多,定是常人。

  或四柱多丙,不見壬癸,奪了丁光,此人貧苦。或丁年、巳月、丁巳日、丙午時,一丙不奪二丁,即不顯達,亦名播四鄰。故書曰:丁火陰柔一燭燈,太陽相見奪光明;柱中若見甲木透,定許身安福自臨。

  五月丁火,時歸建祿,不宜亂用甲木。

  遇年透隔位之壬,不貪丁合者,忠而且厚。或支成火局,干見火出,得庚壬兩透者,科甲定然。土透制壬,常人。即壬藏支中,亦非白丁,但要運行西北,方可發達。得一癸透,名獨殺當權,出人頭地。

  若見寅辰亥卯字,化木生火,平常人物,豐衣足食,中年富,但刑子息,勞而無功。或丙午月、丁未日、辛亥時,亥中有壬制丙,不致貧苦。若丙午時,則滴水難救炎火,必主僧道。若年支見子,雖不科甲,亦有衣衿。

  若干支無火局,有水透干,須用甲木,又要庚劈甲方明。木火通明,主大富貴。或木少火多,焚其木性,不能光透九霄,榮華不久。

  或生月是祿,支皆生旺合局,加以火出,無滴水解炎,乃身旺無依,孤貧之格。女必為尼。即運北地,反主凶危。

  用壬者,金妻水子。用甲者,水妻木子。

  六月之丁,陰柔退氣,但值三伏生寒,丁弱極矣,專取甲木,壬水次之。

  若得甲出天干,支成木局,見亥中之壬,為木神有根,接引丁火,必然科甲。即不見木局,支見壬水,雖不大貴,亦有凌雲之氣,無庚不妙。

  或支成水局,見水透干,則溼木性,不能引丁,必為平人,有甲透、亦有才幹。有庚透、方無刑傷。若無甲木,假名假利,雖能生財,固執懦夫。

  或年月日時,皆一派丁未之類,此為純陰,終無大用。

  用甲者,水妻木子。

三秋丁火

  三秋丁火,退氣柔弱,耑用甲木,金雖乘旺司權,無傷丁之理,仍取庚劈甲,為引火之物,或借丙暖金曬木,不慮丙奪丁火。凡兩丙夾丁者,夏月忌之,餘月不忌淤。但此格少年困苦刑剋,中年富貴,必要地支見水制丙、方妙。

  三秋甲庚丙並用,仍分優劣,何也?七月甲丙,申中有庚,八月甲丙庚皆用,七八月或無甲木,乙亦可用,為枯草引燈,卻不離丙曬也。九月耑用甲庚。大扺甲不離庚,乙不離丙,其理極明。或見甲庚丙皆透,必主科甲。無甲用乙者,富貴皆小,且富而不貴者多。

  或一重壬水,又多見癸水,必以戊土為制,自然富貴光輝。

  或一派庚金,名財多身弱,主富屋貧人,妻多主事。或壬多洩庚,丁壬化殺,反成富貴。若庚多無壬,奔流下賤。

  或八月一派辛金,不見庚金,又無比劫,此棄命從財,富而且貴,雖不科甲,亦有異途。從財者水為妻。不剋。有偏正。木為子。不刑。

  或九月一派戊土,洩丁火之氣,不見甲木,為傷官傷盡,非尋常可比。或甲木透出,為文書清貴,秋闈可奪。用甲者,庚不可少。水妻木子。

三冬丁火

  三冬丁火微寒,耑用庚甲。甲乃庚之良友。凡用甲木,庚不可少,無庚無甲,何能引丁?難雲木火通明,冬丁有甲,不怕水多金多。可稱上格。甲庚兩透,科甲分明。見己則否。己多合甲,則為常人。

  或一丙奪丁,必賴支內水救。若有支金髮水之源,官拜烏台有准。全無癸水制丙,無用之徒。或有金無水,貧寒之士。有水無金,又主清高。

  或時月二壬爭合,取戊破之。有戊稍有富貴。無戊常人。設戊藏得所,不失衣衿。

  或二丙奪丁,得年干有癸,支下帶合,金水得所,亦必顯達,納粟奏名,必驗。

  或仲冬水多癸旺,全無比印,此作棄命從殺,亦有異途功名。見丁比出干,難合格局,常人,且主骨肉浮雲,六親流水。戊出破癸,頗有兄弟妻兒。此格用戊,火妻土子。用甲、水妻木子。

  三冬丁火,甲木為尊,庚金佐之,癸戊權宜酌用可也。

論土

  五行之土,散冠四維,故金木水火,依而成象,是四時皆有用有忌者。火、死酉也。水、旺子也。蓋土賴火運,火死則土囚。土喜水才,水旺則土虛。土得金火,方成大器。土高無貴,空惹灰塵。土聚則滯,土散則輕。

  辰戌丑未,壹心正也。分陰分陽,主則不同。辰有伏水;未有匿木,滋養萬物,春夏為功;戌有藏火;丑有隱金。秋火冬金,肅殺萬物。

  土聚辰未為貴,聚丑戌不為貴。是土愛辰未、而不愛丑戌也明矣。若更五行有氣,人命逢之,田產無比。晚年富貴悠悠。

  若土太實無水,燥則不和;無木則不疏通;土見火則焦,女命多不生長。

  土旺四季,惟戌土困弱。戌多為人好鬥,多瞌睡。辰未人好食,醜人清省。丑為艮土,有癸水能潤而膏,人命遇此,主能卓立。

  生於春月,其勢虛浮,喜火生扶,惡木太過,忌水氾濫。喜土比助,得金而制木為祥。金太多仍盜土氣。

  夏月之土,其勢燥烈,得盛水滋潤成功,忌旺火煆煉焦坼。木助火炎,水剋無礙。金生水泛,妻才有益,見比肩蹇滯不通。如太過又宜木剋。

  秋月之土,子旺母衰,金多而秏盜其氣,木盛須制伏純良,火重重而不厭,水泛泛而不祥,得比肩則能助力,至霜降不比無妨。

  冬月之土,外寒內溫,水旺才豐,金多子秀,火盛有榮,木多無咎,再加比肩扶助為隹,更喜身主康強足壽。

論四季月之土

  辰戌丑未,四土之神。惟未土為極旺,何也?辰土帶木氣剋之,戌丑之土,帶金氣洩之,此三土雖旺而不旺,故土臨此三位,金多作稼穡格,不失中和。若未月土則帶火氣也,帶火氣以生之,所以為極旺也。若土臨此旺未月,見四柱土重,多作火炎土燥,不可作稼穡看。但臨此月之土,見金結局者,不貴即富也。書曰:土逢季月見金多,終為貴論,而在未月尤甚。

戊土

三春戊土總論

  三春戊土,無丙照暖,戊土不生,無甲疏劈,戊土不靈,無癸滋潤,萬物不長。正二月先丙後甲,癸又次之。三月先甲後丙,癸又次之,因戊土司權故也。有甲、丙、癸,三者齊透,必主一品當朝,或二透一藏,亦登金榜,二藏一透,也可異途。

  正二月即有甲癸,若無丙除寒,如萬物生而不長,故無丙者,富貴艱辛。或有丙無甲癸者,名曰春旱,如萬物生而多厄。無甲癸者,一生勤苦,勞而無功。或一派丙火,有甲欠癸,先泰後否。或支成火局,不見壬癸,僧道孤貧。癸透者貴。壬透者富。

  用水者,要審水之多少。或一派甲木,無丙者,常人。得一庚透方妙。或支成水局,甲又出干,又有庚透,富貴雙全。

  或無庚金,又無比印,難作從殺,定主遭凶,不然,必為盜賊。若日下坐午,不得善終。

  或一派乙木,為官殺會黨,即有庚透,卻難制乙,此人內奸外直,口是心非。加一甲在內,無庚,必懶惰自甘,好食無厭。或丙多甲多,宜以癸庚參用。

  三月戊土司令,不見丙甲癸者,愚而且賤。甲癸透者,科甲。丙癸透者、生員。甲癸俱藏者,只可雲富,有癸異途。

  若丙多無癸,旱田無水,不能種苗,舊穀已沒,新穀未登,此先富後貧之造。或火多有壬透者,先貧後富。癸透先賤後榮。壬藏不過食足,癸藏不過名傳,即此亦須運美。或支成火局,得癸透者,富貴天然。壬透富貴辛苦,何也?癸乃天上甘霖,壬乃江河波浪,所以有勞逸之殊。

  支成木局,又甲乙出干,此名官殺會黨,官殺無去留之義,得一庚透,掃除官殺,亦主富貴。無庚乃淺薄之人,宜用火洩木氣。有一命、丁未、癸卯、戊寅、乙卯。癸丁透干,加以戊癸化火,將甲木暗焚,反得武科探花。

  或有比印,耑看癸透,取癸而成貴格。無癸、無火、無金,名為土木自戰,主腹中疾病,憂愁艱苦。

  用甲者,水妻、木子。用丙者,木妻、火子。

三夏戊土

  四月戊土,陽氣發升,寒氣內藏,外實內虛,不畏火炎,無陽氣相催,萬物不長,故先用甲疏劈,次取丙癸為佐。

  丙透甲出,廊廟之才,丙癸俱透,科甲之士,即透一位,支藏得所,終非白丁。

  若一派丙火,為火炎土燥,僧道之流,得一癸透壬藏,功名有准。或支藏癸水衣食充足,但骨肉多刑。

  化合成局無破,富貴非輕。

  此用癸水,金妻水子。

  五月戊土,仲夏火炎,先看壬水,次取甲木,丙火酌用,用癸力微。

  壬甲兩透,名君臣慶會,自然桃浪先聲,權高位顯,又得辛透年干,官居一品。一命、辛未、甲午、戊寅、壬子,壬甲兩透。印旺殺高,出將入相,名播四夷。

  若支成火局,即透癸水,不能大濟,是一杯水難濟薪火也。人命合此,即好學不倦,亦不能成名,且主目疾。若得壬水出干,則非此比。

  又或土木重重,全無滴水,僧道孤貧之輩。

  用壬者、金妻水子。

  六月戊土,遇夏乾枯,先看癸水,次用丙火甲木。癸丙兩透,科甲中人。或有癸無丙,見甲可許秀才。無甲略富。或有丙無癸,假道斯文,衣食頗足。

  或癸透辛出,以刀筆之才,可謀異路。

  無癸丙者,常人。若又無甲,下賤之輩。

  或土多得一甲出,不見庚辛,為人作事軒昂,性情謹慎,即不顯揚,亦文章驚世。

  用癸者,金妻、水子。用丙者,木妻、火子。用甲者,水妻、木子。

三秋戊土

  七月戊土,陽氣漸入,寒氣漸出,先丙後癸,甲木次之。丙癸甲透者,富貴極品。癸藏丙透,不僅秀才。丙甲兩透,癸水會局藏辰,亦不失富貴。無丙得癸甲透,此人清雅,家富千金。無癸甲者、常人。有丙火、妻賢子肖。若丙甲癸三者俱無,下流之命。

  或支成水局,休作棄命從才,宜取甲洩之。甲透者、稍有富貴。用神妻子仝前。

  八月戊土,金洩身寒,賴丙照暖,喜水滋潤,先丙後癸,不必木疏。丙癸兩透,科甲中人。丙透癸藏,可許入泮。癸透丙藏,納資得官。若丙藏又無癸,即多不透,此皆常人。丙癸全無,奔流之客。

  或四柱皆辛,無丙丁,此名傷官格,為人清秀,即不能拾芥,亦可武庠。一見癸水,富而且貴。

  或支成水局,壬癸出干,此名才多身弱,愚懦無能。若天干有比劫,分散才神,頗言衣食。

  用神妻子仝前,秋土生金極弱,須丙火丁火出干方妙。

  九月戊土當權,不可專用丙,先看甲木,次取癸水,卻忌化合。見金先用癸水,後取丙火,配合支幹,方成有生之土,定發雲程。

  或無丙有癸,不見甲透者,衣衿小富。無癸丙、有甲者。衣食而已。若癸甲全無,雖有丙火,亦屬平常,或為僧道。或支成水局,壬癸透干,用戊止流,有比透反主富。

  支成火局,名土燥,不發。

  得金水兩透,此人清高,略可富貴。無水、一生困苦。妻子同前。

三冬戊土

  十月戊土,時值小陽,陽氣略出,先用甲木,次取丙火。非甲、土不靈。非丙、土不暖,安能生發萬物。甲丙兩出,富貴中人。或甲得長生,遇支藏得地之水,一丙高透,亦主身貴揚名。

  支見庚金,入泮而已。若不見庚金,甲木藏支,丙火高透,科甲有之。若有庚,丁出制,必異路功名。或為典吏。即庚丁不透,甲丙藏支,亦云富貴。

  壬透得戊救丙,主富貴取貴。丙甲俱無,必為僧道。

  十一二月嚴寒冰凍,丙火為專,甲木為佐。丙甲兩透,桃浪之人,丙出甲藏,採芹食餼。丙藏甲出,佐雜前程。有丙無甲者,豪富。有甲無丙者,清貧。丙甲全無,下流之造。

  或一派丙火,加以丙透,運值火土,弱中復強,又一壬透,主清高榮祿。乏壬、僧道孤寒。

  或一派壬水,不見比劫,可作從才而論。即有比劫,得甲出干,又主富貴,若寒土無丙,雖有甲木,亦是內虛外實之人。

  或二癸透月時,名為爭合,終屬勞碌之人。得一己出干制癸,反為忠義之士,捨己從人而論。

  年月透辛金者,又屬土金傷官,異路功名可許。以金為妻、水為子。

己土

三春己土

  正月己土,田園猶凍,蓋因臘氣未除,餘寒未退,故丙為尊。得丙照暖,萬物自生,忌見壬水,反為己病,何也?壬乃江湖之水,湖水一發,則田園洗蕩,變為沙土,而根苗盡沒矣。須戊作堤,以保園圃。壬多要見戊制。有戊出干者,定主玉堂金馬。若乏戊制,必屬平常。

  或一派甲木,有庚出干,加以癸丙齊透,配得中和,亦名利雙全。即丙生寅月,庚透天干,亦有俊秀。若甲多無庚,殘疾廢人,宜用丁洩。

  或一派火,即不見水無剋,何也?正月己土寒滋,必丙暖,反主厚祿。加一癸透,科甲自然。戊透、反作常人。或一派戊土,有甲出制,又主榮顯。如見乙出,雖多不能疏土,且乙多者,奸詐小人。

  用丙者,木妻、火子。

  二月己土,陽氣漸升,雖禾稼未成,萬物出土,田園未展,先取甲木疏之,忌合。次取癸水潤之。甲癸出干,定主科甲,加以一丙出透,勢壓百僚。一見壬水,微末官職。

  或見庚制甲,壬水出干,比劫重重,此必俗子。丙透猶有小富,丙藏衣祿無虧。

  或支成木局,庚透富貴,若柱多乙木,乙又屈庚,庚必輸情於乙,不能掃邪於正,此必狡詐之徒,運入東南,恐有不測。當用丁洩之。有丁者、小人而已,不致無良。

  無比印、從殺者貴。

  若柱中無甲丙癸者,皆下格。

  妻子用神同前。

  三月己土,正栽培禾稼之時,先丙後癸,土暖而潤,隨用甲疏,三者俱透天干,必官居黃閣。或三者透一,科甲定然,但要得地。卻以庚金為病。

  或有甲無癸,亦可致富,但不貴顯。或有癸而無甲丙,亦有衣衿。或有丙癸無甲,亦係人才。丙癸全無,流俗之輩。

  或一派乙木,無金製伏,貧而且夭也。

  妻子同前。

三夏己土

  三夏己土,雜氣才官,禾稼在田,最喜甘沛,取癸為要,次用丙火。夏無太陽,禾稼不長,故無癸曰旱田,無丙曰孤陰。

  或丙癸兩透,又加辛金生癸,此富貴之格,名水火既濟,鼎甲之人。卻忌戊癸化合。

  或有丙無癸,有壬亦可,但不大發。

  或一派丙火烈土,加以丁火制辛,癸水無根,如七八月之間旱,則苗槁矣,此命孤苦零丁。或有甲木,又見丙火重重,無滴水解炎,亦孤貧到老。

  如有壬水,又見庚辛,此又不作孤看,但恐目疾,心腎肝臟之災。若壬水有根,辛金得地,又非此而論。或壬癸並出,破火潤土,此人聰特達,富中取貴,又轉禍為福也。

  用癸者、金妻水子。用丙者,木妻火子。

三秋己土

  三秋己土,萬物收藏之際,外虛內實,寒氣漸升,須丙火溫之,癸水潤之,不特此也,且癸能洩金,丙能制金,補土精神,則秋生之物鹹茂矣。癸先丙後。

  丙癸兩透,雁塔題名。或無癸,有兩丙透者,異途顯達。或武職權高。或有丙火,不見壬癸,為假道斯文,終無誠實。或有壬癸無丙者,衣食充足,才能而已。

  或支成金局,癸透有根,此人家畜萬緡,富中取貴。

  或支四庫,甲透者富。乏甲者孤貧。或甲出無癸乏金,積德可全科甲。或會火局,無水救,乃大奸大惡之徒。

  或丙透癸藏,遇金頗有選援,加一壬輔,富貴慷慨,有賢聲。見戊透者,主遭凶厄且貧。

  八月支成金局,無丙丁出救,此人零丁孤苦。如得丙透丁藏,生己元神,此人名魁天下,五福完人。

  總之,三秋己土,先癸後丙,取辛輔癸。九月土盛,宜甲木疏之,餘皆酌用。

  勾陳全備潤下,勞碌奔波之客。土凝水竭,離鄉背井之流。

  勾陳得位會才官,無剋無破必然端,甲子北方寅卯木,管教環拱戴金冠。戊己喜亥卯未為官,申子辰為才,忌刑剋殺害。

三冬己土

  三冬己土,溼泥寒凍,非丙暖不生,取丙為尊,甲木參酌。戊土癸水不用。惟初冬壬旺,取戊制之。餘皆用丙丁,但丁不能解凍除寒,不能大濟。

  或乾透一丙,支藏一丙,加以甲透,科甲有准。即藏丙無制,亦主衣衿。

  或多壬水,得戊透制之,此命安然,富中取貴。不見戊土,富屋貧人。

  凡三冬己土,見壬水出干,為水浸湖田,此人孤苦。若見火不孤,見土不貧。

  或一派癸,不見比劫,此為從才,反主富貴,雖不科甲,恩誥有之。若見比爭,平常人物,妻子主事。從才者,木妻、火子。

  或一派戊己,取甲制之,甲透者,富貴。

  或一派辛庚,須用丙火,還須丁火為助。丙藏、富貴奇特之命。

論金

  金以至陰為體,中含至陽之精,乃能堅剛,獨異眾物,若獨陰而不堅,冰雪是也,遇火則消矣。故金無火煉,不能成器,金重火輕,執事繁難。金輕火重,煆煉消亡。金極火盛,為格最精。金火全、名曰鑄印。犯丑字、即為損模。金火多名為乘軒,遇死衰、反為不利。

  木火煉金,成名銳而退速。純金遇水,逢富顯以贏餘。

  金能生水,水旺則金沉;土能生金,金多則土賤。金無水乾枯;水重、則沉淪無用。金無土則死絕;土重、則埋沒不顯。兩金兩火、最上。兩金兩木、才足。一金生三水,力弱難勝;一金得三木,頑鈍自損。金成則火滅,故金未成器,欲得見火;金已成器,不欲見火。金到申酉巳丑,亦可謂之成也,運喜西北,不利東南。

  生於春月,餘寒未盡,貴乎火氣為榮;性柔體弱,欲得厚土為助;水盛增寒,難施鋒銳之勢;木旺損力,有挫鈍之危,金來比助,扶持最妙。比而無火,失類非良。

  夏月之金,尤為柔弱,形質未備,尤嫌死絕。火多而卻為不厭;水盛而滋潤呈祥;見木而助鬼傷身;遇金而扶持精壯;土薄而最為有用;土厚而埋沒無光。

  秋月之金,當權得令,火來煆煉,遂成鐘鼎之材。土多培養,反惹頑濁之氣。見水則精神越秀;逢木則琢削施威;金助愈剛,剛過則決。氣重愈旺,旺極則衰。

  冬月之金,形寒性冷;木多則難施琢削之功;水盛未免沉潛之患。土能制水,金體不寒,火來助土,子母成功,喜比肩聚氣相扶,欲官印溫養為利。

庚金

三春庚金

  正月庚金,木旺之際,有土皆死,不能生金,且金之寒氣未除,先用丙暖庚性,又慮土厚埋金,須甲疏洩。丙甲兩透,科甲顯榮。二者透一,亦有生監。丙藏甲透,異路功名。

  或柱中土多,甲透者貴;甲藏者富,庚出則否。

  或丁火出干,加以戊己而無水者,又主富貴,名官星有氣,才旺生扶,故以富貴推之。

  如火多則用土。用土者,火妻土子。

  或支成火局,壬透、有根者,大富貴。無根者、小富貴。乏水者、殘疾之人。

  或木被金傷,無丙丁出制,支無丁火﹐此係平人。或丙遭癸困,無戊制者亦然。

  總之,正月庚金,丙甲為上,丁火次之。春金多火,不夭則貧。陽金最喜火煉,煆煉太過,反主奔流。

  二月庚金,柱中自然有乙,當令之乙,見庚必輸情於乙,此金有暗強之勢,如秋金一理,故二月庚金,專用丁火,借甲引丁,借庚劈甲。無丁用丙者,富貴多出於勉強。

  或丁在干,甲透引丁,支下再見一庚制甲,配得中和,必然大貴。如不見庚合者,雖丁甲兩透,亦屬平人。

  春丁不旺不衰,故用甲為佐丁之物,甲若無庚劈,則不能引丁,乙木雖多,又忌溼乙傷丁,難為丁母,故有丁甲無庚者,常人。有丁庚、甲不出干者、常人。或丁透無庚甲者,可許貢監。無丁有丙者,異路功名。

  或一片甲乙,忌庚出干破才,乃從才格,反主富貴。若見一比,又主孤貧。

  從才者,火妻土子。用丁者,取甲為妻、若有庚制,難許同偕。

  死金嫌蓋頂之泥,重見戊土,如人壓伏之象,須甲透為妙。

  三月庚金,戊土司令,無生金之理,有埋金之憂,故先甲後丁,不用庚劈甲。三月之庚,土旺金頑,頑金宜丁,旺土須甲,乏甲不能立業,乏丁焉能成名。二者少一,富貴不真。

  庚金無火,非夭則貧。身弱才多,富貴不久。

  得丁甲兩透,不見比肩,科甲之命,但要好運相催。甲透丁藏,採芹拾芥。甲藏丁透,異路功名。丁甲俱藏,不受庚制,富中取貴,刀筆起家。有甲無丁,平常之輩。有丁無甲,迂儒腐儒。丁甲兩無,下賤之流。

  或一甲、無丁、有丙,由行伍而得官職,須不見壬癸為妙。

  或支成土局,無木,貧賤僧道;見乙、奸詐小人。

  或支成火局,癸水透,富貴。有丙丁出干,見壬制之、方吉。無制、殘疾之人。

  用甲者,水妻、木子。用丁者,木妻、火子。

三夏庚金

  四月庚金,長生於巳,巳內有戊。丙不鎔金,故不畏火炎,丙亦可作用,但先壬水,方得中和,故曰群金生夏,喜用勾陳。次取戊土,丙火佐之。三者皆全,登科及第,即透一二,亦非白丁。

  或一派丙火,名曰假殺為權,須不見壬制者,此人假作清高,並無仁義,刑妻剋子。有壬制者,又主榮華。壬藏支者,有富貴之名,而無其實。

  或支成金局,變弱為強,用丙無力,用丁方妙,故丁透者吉。無丁、無用之人。或丁出三四,煆制太過,其人奔波。

  四月庚金,須用壬丙戊,但非拘執先後,宜分病用葯。妻子仝前。

  劍戟成功,入火鄉而反害。金逢火已損,再見火必傷。庚辛火旺怕南方,逢辰巳之鄉,又為榮斷。

  五月庚金,丁火旺烈,庚金敗地,專用壬水,癸又次之。壬透癸藏,支見庚辛,必然科甲,切忌戊己透干制水、則否。戊藏支內,不失儒林。或壬在支,有金生助,又得金神出干,明經之貴。或癸出帶辛,異路之榮。

  或支成火局,乏水者,奔波之客。有壬癸制者,捐納之人。又見戊己透者則吉。無壬癸制火者,又宜戊己出干補金洩火,庶不夭折孤貧。

  總之,仲夏無水,必非上格,或一派木火,無傷、印、比劫,又作從殺而論。

  六月庚金,三伏生寒,頑鈍極矣,先用丁火,次取甲木。丁甲兩透名顯身榮,忌癸傷丁。有甲無丁、庸俗。有丁無甲、生員。丁甲全無,下賤之人。木雖有,丁不透,支又見水,執鞭之士。丁火無傷,貿易之流。

  支會土局,甲先丁後。甲透者,文章顯達。丁透者,刀筆揚名。或柱多金,有二丁出制,異路功名。

三秋庚金

  七月庚金,剛銳極矣。專用丁火煆煉,次取甲木引丁,故曰:秋金銳銳最為奇,壬癸相逢總不宜,如逢木火來成局,試看福壽與天齊。

  如得丁甲兩透,定步青雲。若有丁無甲為俊秀。有甲無丁是平人。丁甲兩無無用物,只堪門下作閒人。

  或支成水局,乏丁用丙,柱中即有丙火,不見甲木者,必主愚懦。何也?當時金水兩旺,金生水以制火,何能發達。或見甲出引丁,可雲生監。甲弱者、衣食充盈。

  或支成土局,先甲後丁。支成火局,富貴中人。金剛木明,行商坐賈之人。金備申酉戌之地,富貴無疑。金神入火鄉,逢羊刃,富貴榮華。

  八月庚金,剛銳未退,用丁用甲,丙不可少。若丁甲透,又見一丙,功名顯赫,且見羊刃,無刑剋,丙殺藏支,名為羊刃駕殺,主出將入相,直介忠臣。

  或丙火重重,一丁高透,亦主科甲。丙出丁藏,異路功名。

  或甲藏支,火透而水不透者,亦主清高,衣衿可望。

  或丁藏支內,重見丙火者,此名假殺重重,雖羊刃帖身,卻難從殺也。即一丙透,秀而不富。或支見重重甲乙,無用之人。

  總之,旺金木衰,非火莫制,不見丙丁,藝術之輩。

  九月庚金,戊土司令,最怕土厚埋金,宜先用甲疏,後用壬洗,則金自出矣。忌見己土濁壬。

  壬甲兩透,科甲相宜。或甲透壬藏,鄉魁可望。甲藏壬透,廩貢堪謀。有甲無壬,猶有學問。有壬無甲,莫問衣衿。壬甲兩無,則為下格。

  或支成水局,丙透救之,此人才高邁眾,名重鄉閭,不見癸水,一榜可許。

  或四柱戊多金旺,全無甲壬者,即有衣祿,亦不能久。或庚戊多而無壬甲者,愚頑之輩。

 

三冬庚金

  十月庚金,水冷性寒,非丁莫造,非丙不暖。丁甲兩透,支無水局,一榜有之。支藏丙火,桃浪之仙。支見亥子,得己出制,亦有功名。

  若見丙透無丁者,決無顯達。丁藏甲透,武職之人。以上不合者,庸俗。

  如金水混雜,全無丙丁者,鄙夫。支成金局,無火者,僧道之命也。書曰:水冷金寒愛丙丁。

  十一月庚金,天氣嚴寒,仍取丁甲,次取丙火照暖。或丁甲兩透,丙在支中,必主科甲。即無丙火,亦有衣衿。有丁無甲,亦可富中取貴。有甲無丁,只作常人。或丙透丁藏,異途名望。丁藏有甲,武學可許。

  或重重丙火,可許一富,但不清高。丙戊生寅,或丙坐支寅,有一二者,富真貴假。若見癸透。一介寒儒。

  或支成水局,二見丙丁者,此乃傷官格,為人清雅,衣祿常盈,但子息艱難耳。

  或丙丁太多,名官殺混雜最無良。又怕身輕有損傷。如遇東南二運地,焉能挨得過時光。過於清冷,似有淒涼。柱中一派金水,不入火土之鄉,主一生孤貧浪蕩,難望有成也。

  十二月庚金,寒氣太重,且多濕泥,愈寒愈凍,先取丙火解凍,次取丁火煉金,甲亦不可少。

  丙丁甲透者,即不科甲,亦有思榮。有丙無丁甲者,富中取貴。有丁甲無丙者,特達才人。有丙丁無甲者,白手成家,刀筆亨通,乏金更美。或支成金局無火,僧道之流。

辛金

三春辛金

  正月辛金,陽氣舒而寒氣未除,不知正月建寅,中有長生之丙,解去寒氣,忌甲木司權,辛金失令,取己土為生身之本,欲得辛金髮現,全賴壬水之功,己壬兩透,支見庚制甲,科甲定然。或己土透干,支中有甲,異路恩榮。或己土不全,號曰君臣失勢,富貴難全。或有丙火出干,亦主武學。或見壬、無己庚者,貧賤之徒。

  或支成火局,即壬水出干,不剋己土,亦尋常之人。或庚壬兩透,破局制火,必為顯達之人。

  或支成水局,不見丙火,名為金弱沉寒,平常之士,書曰:金水性寒寒到底,淒涼難免少年憂。得丙照暖,反主富貴。

  故正月辛金,先己後壬。己為君,庚為佐。如用丙火須參看。用己,火妻土子。用壬,金妻水子。

  辛金珠玉,最怕紅爐,辛逢卯日子時,名曰朝陽。

  二月辛金,陽和之際,壬水為尊,見戊己為病。得甲制伏,則辛金不致埋沒,壬水不致混濁,合此者必身入玉堂。故二月辛金,有壬甲透者貴顯。否則,鄉紳。或壬坐亥支,不見土出,可能入芥,家亦小康。得申中之壬者,異途名望。無壬者常人。其生剋之理,與正月辛金皆同。

  或壬戊透,甲不出干,此為病不遇葯,平常之人。得乙破戊,頗有衣衿。但假名假利,刻薄乖張。

  或一派壬水汪洋,名金水淘洗太過,不得中和,略有衣食,全無作為。如壬水重重,得戊反吉。或支成木局,洩盡壬水,有庚富貴,無庚平人。

  或支成火局,名官印相爭,金水兩傷,下流之格。得二壬出制,富貴反奇。

  辛金生於春季,一派壬水,而無丙火,即能顯達,家無宿舂。得壬丙齊透,方許大富大貴。

  三月辛金,戊土司令,辛承正氣,母旺子相,先壬後甲。壬甲兩透,富貴必然。壬透甲藏,廩貢不失。甲透壬藏,富則可雲。壬甲皆無,平常之格。

  所忌者丙貪合也,如月時皆丙,名為爭合,主慷慨風流,交遊四海。若癸出干制丙,可許採芹。或支坐亥子之鄉,支又見申,即非玉堂,亦必高增祿位。若戊出干制水,不見甲乙,清閑之人。

  又或支見四庫,名土厚金埋,不見甲制,愚頑之輩。或四柱火多,無水制伏,名火土雜亂,主作緇衣,見癸可解。

  或比劫重重,壬癸淺弱,主夭。有甲出干,則貴,然無庚制方妙。

三夏辛金

  四月辛金,時逢首夏,忌丙火之燥烈,喜壬水之洗淘。支成金局,水透出干,有木製戊,名一清澈底,科甲功名。癸透壬藏,富真貴假。若壬癸皆藏,戊己亦藏,略富。若壬癸俱無,反見火出,必主鰥獨。

  或支成火局,有制者吉,無制者凶。凡火旺無水,取土洩之。

  若壬水藏亥,戊不出干,亦主上達。有戊常人。有一甲透,衣祿可求。若有甲無壬癸者,富貴虛浮。所謂羊質虎皮是也。壬、癸、甲、三者全無,又不合格,斯為下品。

  五月辛金,丁火司權,辛金失令,陰柔之極,不宜煆煉,須己壬兼用,何也?己為泥沙,壬為湖海,己無壬不濕,辛無己不生,故壬己並用。無壬、癸亦可用。但癸力小。或支成火局,即重見癸出亦不濟,得壬透破火方可,必主生員。若無壬,癸見戊,雖有午宮己土,燥泥成灰,金必燬鎔,反遭埋沒,必為僧道。有一二重比肩,不致孤獨。

  五月辛金,壬、癸、己、三者皆用。或壬己兩透,支見癸水,不剋,定主顯達。即己藏支,亦有廩貢。或無壬有己,須得異途。或癸出有庚,必主衣錦,叨受恩榮。若水土多見,見甲方妙。

  庚辛生於夏月,要壬癸得地,若木多火多,不見金水,逢金水運必敗。

  六月辛金,己土當權,輔助太多,恐掩金光,先用壬水,取庚佐之。壬庚兩透,科甲功名,即不出干,藏支得所,亦有榮華。但忌戊出,得甲制之,方吉。甲須隔位,恐貪己合,反掩金光,又塞壬水之流,下賤之格。又忌庚出制甲。或只有未中一己,見了壬水,又為濕泥。不可見甲,甲出,反作平人。總以一壬一己,見庚無甲,方妙﹐與五月用己壬同。

  或丁乙出干,又有庚壬者,顯貴。無壬者、否。或支成木局,得壬透,又有庚金髮水之源,可雲富貴。

三秋辛金

  七月辛金,值庚司令,不旺自旺,且壬水居申,四柱不見戊土,胎元戊藏申內,為壬堤岸,人命得此,為官清正,但不富耳。

  或有土無甲,為有病無葯,常人。有甲者,衣衿可望。或四柱金多,宜水洩之。若一派金水,得一戊土,反為辛用,又宜甲制,自然富貴。或干支水多,重見戊土,逢生得位,福壽之造。

  七月辛金,壬不在多,故書云:水淺金多,號曰體全之象,壬水為尊,甲戊酌用可也,癸水不可為用。

  八月辛金,當權得令,旺之極矣,專用壬水淘洗火,故云:金見水以流通。如見戊己,則生扶太過,故以土為病,見甲制土、方妙。無戊、不宜用甲。

  或四柱一點壬水,甲多洩水,此為用神無力,奸詐之徒。得庚制者,反主仁義。或三點辛金,一重壬水,多見甲木,有庚透者,主大富貴。不見丁為美,若見一丁,此人風雅清高,衣食饒裕而已。

  或一二比肩,壬甲皆一,無庚出干,亦有恩榮。若二三比肩,一點壬水,戊土多見,此為土厚埋金,此人愚懦,見一甲出,必為創立之人。

  或一派辛金,一位壬水,無庚雜亂,又主富中取貴。或一派壬水洩金,無戊出制,為沙水同流,主奔波勞苦。若得支見一戊止流,其人頗有才略,藝術過人。

  或支成金局,干見比肩,無壬淘洗,此宜用丁,無丁必主凶頑無賴。若得一壬高透,以洩群金,又名一清到底,定有治國之材。

  或支成金局,戊己透干,壬透無火,名曰虎格,運行西北,富貴大顯,子息艱難。或透丙火,雖有壬出,亦屬平庸。

  或一二辛金,一派己土,定為僧道。或乾透己土,支見庚甲,一生安閒。或一派乙木,不見庚干,為才多身弱,一見庚制,富貴可期。

  金生秋月土重,貧無寸鐵。六辛日逢戊子時,運喜西方,陰若朝陽,切忌丙丁離位。庚辛局全巳酉丑,位高權重。

  九月辛金,戊土司令,母旺子相,須甲疏土,壬洩旺金,先壬後甲。壬甲兩透,桃洞之仙。或壬透甲藏,又見戊者,平人。甲透、壬藏,戊在支內,異途之仕。

  或辛日甲月,壬水在支,有庚自能去濁留清,秋闈一榜。若戊戌月,即有甲在支,亦否。

  總之土太多,甲不出干,莫問功名,得一壬出,洗土助甲,雖不發達,富而可求。

  或土多無壬甲,時月多透丙辛者,略貴。加以辰字在支,則榮顯莫及。

  或木多土厚,無水者常人。或幹上重見癸水,雖無淘洗之功,頗有清明之用。此命主貴、辛苦。

  或己透無壬有癸,亦能滋生金力,衣衿之貴,但恐己多,不免濁富。

  九月辛金,火土為病,水木為葯。

三冬辛金

  十月辛金,時值小陽,陽氣漸升,寒氣將降,先用壬水,次取丙火,壬丙兩透,金榜題名,何也?蓋辛金有壬水丙火,名金白水清,又在亥月故發。丙透壬藏,採芹之造。丙藏壬透,富有千金。壬丙在支,聰明之士。

  戊壬在柱,積富之人。或壬多無戊,名辛水汪洋,反成貧賤。戊多壬少,又主成名。或甲多戊少,因藝術而蓄金。

  若己多有戊,壬水被困,金被埋,不過誠實之人。或壬癸多無戊丙者,勞碌辛苦。十月辛金,先壬後丙,餘皆參用。

  十一月辛金,癸水司令,為寒冬雨露,切忌癸出凍金,而困丙火,壬丙兩透,不見戊癸,衣錦腰金。即壬藏丙透,一榜堪圖。

  或壬多有戊,丙甲出干者,青雲之客。若壬多無戊丙者,洩金太過,定主寒儒。或壬多、甲乙重重,無丙火者,貧寒。

  或支成水局,癸水出干,有二戊制者,富貴恩榮,無戊者常人。或支見亥子丑,幹出比劫,無丙、名潤下格,富貴雙全,運喜西北。若無庚辛,又出甲乙,無戊丙者,必主僧道。

  或支成木局,有丁出干,又見成者,功名特達。冬月辛金,須丙溫暖方妙。

  十一月辛金,寒凍之極,先丙後壬,無丙不能解凍,無壬不能洗淘。丙壬兩透,金馬玉堂之客。壬丙俱藏,游庠食餼之人。有丙無壬富真貴假。有壬乏丙,賤而且貧。或丙多、無壬、有癸,市中貿易之流。

  或水多、有戊己出干,又有丙丁,必主衣食充盈,一生安樂。十二月辛金,丙先壬後,戊己次之。

論水

  天傾西北,亥為出水之方,地陷東南,辰為納水之庫,逆流到申而作聲,故水不西流。水性潤下,順則有容,順行十二神,順也,主有度量,有吉神扶助,乃貴格。逆則有聲,逆行十二神,逆也。入格者,主清貴,有聲譽。忌刑剋,則橫流,愛自死自絕則吉。

  水不絕源,仗金生而流遠,水流氾濫,賴土剋以堤防。水火均,則合既濟之美。水土混,則有濁源之凶。四時皆忌火多,則水受渴。忌見土重,則水不流。忌見金死,金死則水困。忌見木旺,木旺則水死。沈芝云:水命動搖,多主濁濫,女人尤忌之。口訣雲︰陽水身弱、窮,陰水身弱、主貴。

  生於春月,性濫滔淫,再逢水助,必有崩堤之勢。若加土盛,則無泛漲之憂。喜金生扶,不宜金盛,慾火既濟,不要火多,見木而可施功,無土仍愁散漫。

  夏月之水,執性歸源,時當涸際,欲得比肩,喜金生而助體。忌火旺而焙乾。木盛則盜其氣。土旺則制其流。

  秋月之水,母旺子相,表裏晶瑩,得金助則澄清。逢土旺而混濁。火多而財盛,木重而子榮,重重見水,增其氾濫之憂。疊疊逢土,始得清平之意。

  冬月之水,司令當權,遇火、則增暖除寒,見土、則形藏歸化。金多、反曰無義。木盛、是謂有情。土太過、勢成涸轍。水氾濫、喜土堤防。

壬水

三春壬水

  正月壬水,汪洋之象,能並百川之流,然水性柔弱,宜用庚金之源,庶不致汪洋無度。有庚丙戊三者齊透,科甲功名。或庚戊藏支,丙坐寅支者,亦有恩誥,即一庚透,貢監有之。

  凡壬日無比肩羊刃者,不必用戊,專用庚金,以丙為佐。

  或見比劫,又有庚辛,此弱極復旺,又宜制伏。戊透、可雲科甲。戊藏、則是秀才。然必丙透不合、為妙。

  或支見多戊,又有甲出,名一將當關,群邪自伏,主光明磊落,名重百僚。或支成火局,惜不逢時,主名利皆虛,文章駭俗。

  用庚者,土妻庚子。用丙者,木妻火子。用戊者,火妻土子。

  二月壬水,寒氣初除,有並流之象,不用丙暖,專取戊土辛金。二月壬水,先戊後辛,庚金次之。

  戊辛兩透,雁塔題名。戊透辛藏,亦有恩誥。或戊辛不透,有庚出干者、主富。或支成木局,有庚透者,金榜題名。庚在支者,異途之仕。

  或木出火多,名木盛火炎,須比肩羊刃,尤宜水透,富貴恩榮。乏水者則否。

 或比肩重重,又須戊土,書曰:土止流水福壽全。若戊不見,名水泛木浮。一生辛苦,再行水運,落水而亡。

  或甲乙重重無比肩者,此依人度日,全無作為。若見庚辛,飢寒可免。

  三月壬水,戊土司權,恐有推山填海之患,先用甲疏季土,次取庚金。甲庚俱透,科甲定然。甲透庚藏,修齊品格。甲藏有根,可雲俊秀。有癸滋甲,必主幹城。獨甲藏支,必富。獨庚在柱,常人。無甲、剛暴之徒。乏庚、愚頑之輩。

  或時乾透丁者,此為化合,助火而不助水。見丁未一理。或支成四庫,乏甲者,名殺重身輕,終身有損。

  凡水旺多見庚金者,乃無用之人,須丙制之方妙。

三夏壬水

  四月壬水,丙火司權,水弱極矣,專取壬水比肩為助,次取辛金髮源,且暗合丙火,庚金為佐。壬辛兩透,金榜有名,或癸辛兩出,加以甲透,亦主異路之榮。無甲者、富貴門下之客。

  如無壬,木少火多者,又作棄命從才格,因妻致富。癸透者殘疾。

  或四柱多金得地,則極弱復強,須用巳中戊土,亦主名利雙全。或異途之貴。若見一甲藏寅,與巳相刑,主有暗疾,名利皆虛,不能創立。

  或多甲乙,有庚出干者、貴。無庚者,否。

  或支成水局、大貴。

  五月壬水,丁旺壬弱,取癸為用,取庚為佐。無庚不能發水,無癸不能傷丁。五月壬水,辛癸亦可參用,其理與四月皆同。

  庚癸兩透,科甲必然,庚壬兩透,官居極品。有庚無壬癸者、常人。

  或支成火局,全無金水,名才多身弱,富屋貧人。若又甲乙多者,僧道之命。

  六月壬水,己土當權,丁火退氣,先用辛金癸水,次用甲木劈土。六月壬水,先辛後甲,次取癸水。辛甲兩透,富貴清高。甲藏辛透,貢監生員。辛藏甲透,異途武職。甲壬兩透,無傷,有治國之貴。即甲藏壬出無破,是拾芥之才。或支多土火,又只清貧。

  或一派己土,此假從殺格,為人奸詐,且主孤貧,得甲乙出制可救。凡土居生旺之地,須用木製方妙。或支成木局,洩水太過,當用金水為貴,以金為妻、水為子。

三秋壬水

  七月壬水,庚金司令,壬得申之長生,源流自遠,轉弱為強,專用戊土,次取丁火佐戊制庚。但用辰戌之戊,不用申中受病之戊。戊丁俱透,科甲生員。戊透天干,丁藏午戌,恩封可待,特忌戊癸化合。即支見寅戌,年出丁火,可許衣衿。或丁戊兩藏,富中取貴。

  或四柱多壬,戊又透干,名假殺化權,閬苑之仙。支中見甲,亦不忌也。但太多者、常人。有庚居申,頗有衣祿。

  或戊多而透,得一甲制,略富貴,無甲常人。或一派甲木,又見火多,無庚出者,別祖離鄉,隨緣度日。蓋申中之庚,不能救也。

  七月壬水,專用戊土。丁火為佐。

  八月壬水,辛金司權,正金白水清,忌戊土為病,專用甲木。甲木一透制戊,壬水澈底澄清,名高翰苑。若甲出時干,功名顯達,設見庚破,又屬常人。即甲藏支、無庚,秀才可許。

  或天干有壬,支見申亥,此非用甲,戊土作用。亥雖有甲,又有申中之金製甲,秀才一定,且富足多才。

  或無戊、多金水者,主人清才濁,困苦寒儒。

  無甲用金,發水之源,名獨水三犯庚辛,號曰體全之象。

  八月壬水,專用甲木,庚金次之。用甲者,水妻、木子。

  九月壬水進氣,其性特厚,若一派壬水,見一甲、制戌中之戊,戊又出干,斯用丙火。此格清貴極矣,正合一將當關,群邪自伏,或不見丙戊,亦不為妙。

  或一派戊土,無一己庚雜亂,得一甲透時干。玉堂清貴,即甲透月上,亦主科甲。若支藏己土,一榜可圖。或庚透乏丁,貧賤之人。或丁透見甲,略貴。或水多乏丙者,又用戊土,常人。

  九月壬水,專用甲木,次用丙火。用土者,火妻土子。

三冬壬水

  十月壬水司權,至旺之極,取戊為用,若生辰日干,又見辰時,必須戊透,又須庚制甲,不傷戊土,戊庚兩全,定主豋科乃第,位顯權高。或甲出制戊,不見庚救者,斷之貧窮。戊藏無制,可許生員。或戊庚兩透無甲者,亦主榮顯。

  或支成木局,有甲乙出干,得庚透者,富貴。無庚者、平常。或支成水局,不見戊己,名潤下格,運行西北,大富貴,行東南者、必危。

  或丙戊兩透,行火土運,名利雙全。或有丙無戊,可雲衣祿。有戊無丙,難許推盈。十月壬水、專用戊丙,次取庚金。

  十一月壬水,陽刃幫身,較前更旺,先取戊土,次用丙火,丙戊兩透,富貴榮華。有戊無丙,略可言富。有丙無戊,好謀無成。

  或支成水局,丙不出干,即有戊土,亦是庸人。或丙透得所。即戊藏支,亦可顯達,須運得用方妙。或支成火局,一富而已。

  或比見月時,年見丁火,平常之輩。支成四庫,富貴中人。或丁出時干,名為爭合,主名利難成。或壬子日、丁未時,雖不能科甲,亦有恩榮,何也?蓋用子中癸水為官,號曰用神得地,亦主榮華。

  十一月壬水,丙戊並用。

  十二月壬水,旺極復衰,何也?上半月癸辛主事,故旺,專用丙火。下半月己土主事,故衰。亦用丙火,甲木佐之。

  有丙解凍,名利雙全。丙透甲出,科甲之貴,然四柱無壬方妙。無丙、單寒之士。或四柱多壬,戊透制之,衣衿可望。

  或丁出時干,化合成木,月干又見丁火,無癸破格,亦主富貴。或支成金局,名金寒水凍,一世孤貧,見火略可。即丙透遇辛,亦不為妙,見丁頗吉。

  臘月壬水,先取丙火,丁甲為佐,故水冷金寒愛丙丁。用火者,木妻火子。

  水旺居垣須有智,水土混雜必愚頑。壬癸路經南域、主健、富貴堪圖。又云:惟有水木傷官格,才官相見始為歡。

癸水

三春癸水

  正月癸水,值三陽之候,雨露之精,其性至柔,先用辛金,生癸水之源,次用丙火照暖,名陰陽和合,萬物發生。辛丙兩透,金榜有名。

  或支成火局,辛金受傷,有壬出救者、富貴。無壬者、貧窮。或丙出天干,辛在酉丑,亦有衣衿。若辛丙皆無,貧寒下格。或辛透丙藏,恩榮之造。丙辛在柱,以富得官。

  或戊透月上、坐辰時,不見比劫,丙丁出干,此為化合,定主腰金,見刑、則否。或支成水局,宜有丙透,無壬者,衣祿不少。若見丙火重重,又作貴推。

  正月癸水,辛金為主,庚金次之,丙亦不可少。若無庚辛,雖有丙火,無用之人。或火多土多,殘疾不免。

  用辛者,土妻、金子。

  二月癸水,不剛不柔,乙木司令,洩弱元神,專以庚金為用,辛金次之。庚辛俱透,無丁出干者,貴由科甲。無庚辛者常人。或庚透辛藏,榮封有准。庚藏辛透,亦有衣衿。庚辛兩藏,富中取貴,或刀筆揚名。或庚辛重見,有己丁出干者亦貴。

  或支成木局,月時又見木者,為洩水太過,定主貧困多災。即運入西方,亦屬無用。

  三月癸水,要分清明穀雨。清明後、火氣未熾,專用丙火,為陰陽合諧。穀雨後,雖用丙火,尚宜辛甲佐之。如辛卯、壬辰、癸未、丙辰,生上半月,用丙火、顯達。生下半月,必無傷辛金癸水、方妙。然丙亦不可少。用丙、木妻、火子。

  三月癸水,從化者多,得化者榮祿。不化者平常。或支成水局,又見己土、無木,乃假殺格,有甲出者、常人。或支坐四庫,又得甲透,可謂顯達名揚。無甲者僧道孤苦。或支成木局,名傷官生財格,主聰明博學,衣祿充饒。

  三月癸水,辛甲皆酌用。下半月、土妻、金子。

 

三夏癸水

  四月癸水,喜辛金為用,無辛用庚。若辛高透,不見丁火,加以壬透,主科名榮貴,聲播四夷。若有丁破格,貧無立錐,有壬可免。辛藏無丁,貢監衣衿。

  或一派火土乏辛,即有己庚,亦不能生水。又無比肩羊刃,必至熬乾癸水,損目無疑。若庚壬兩透,洩制火土,名劫印化晉,極貴之造。有丁見干者則否。如有庚無壬。亦無丁破庚者,堪入儒林。有庚無辛者,異路功名。總之四月癸水,專用辛金方妙。

  五月癸水,至弱無根,必須庚辛為生身之本,但丁火司權,金難敵火,安能滋養癸水,宜見比劫,方得辛金之用。五月癸水,庚辛壬參酌並用可也。

  如庚辛透干,又見壬癸者,定主鐘鼎名家。或有金透,支見申子辰者,亦主金榜掛名。或無水出干,支只一水,雖有庚辛,一富之造。故曰:水源會夏,富重貴輕。又曰:金水會夏天,富貴永無邊,運行火土地,快樂似神仙。

  或支成火局,無壬出干,定主僧道。或二壬一庚同透,衣錦腰金。或一派己土,無甲出制,此作從殺而論,又主大貴。凡從殺者,切不可破格方吉。

  六月癸水,有上下月之分。下半月庚辛有氣,上半月庚辛休囚。凡六癸日、多不驗者,何也?俗士不知此理。因未中有乙己同宮,破而不破,故癸水不能從殺,所以專用庚辛。如上半月金神衰弱,火氣炎烈,宜比劫助身,可雲富貴。與五月一理。下半月庚辛有氣,即無比劫亦可,又忌丁透,即丁在支亦不吉。其生剋制化,與五月略同。


三秋癸水

  七月癸水,正母旺子相之時,癸雖死申,殊不知申中有庚生之,名死處逢生,弱中復強,即運行西北,亦不死也。但庚司令剛銳極矣,必取丁火為用。或丁透有甲,名有燄之火,必主科甲。或丁透無甲,又無壬癸,即有一二庚金,亦有生監。有二丁更妙。或金多乏丁制者,貧困之人。

  或一丁坐午,名獨才格,主金玉滿堂,富中取貴。若在未戌,則是常人。或柱見二戌二未,又得丙丁藏支,干見甲出、無水,亦作富貴而推。

  八月癸水,辛金虛靈,非頑金可比,正金白水清,故取辛金為用,丙火佐之。名水暖金溫。如丙與辛隔位同透,主科甲功名。或丙透辛藏,一榜之士。或土多克水,生意中人。

  八月癸水,丙辛皆用。

  九月癸水,失令無根,戊土司權,剋制太過,專用辛金髮水之源,要比肩滋甲制戊方妙。或辛甲兩透,支見子癸,定主平步青雲,或癸甲兩透,富貴成名。或有甲辛無癸者,亦有恩封。或有甲癸無辛者,富大貴小。有甲無癸辛者,常人。二者俱無,貧賤之格。或有甲見壬者,頗許衣衿。

  九月癸水,辛甲並用。

三冬癸水

  十月癸水,旺中有弱,何也?因亥搖木,洩散元神,宜用庚辛為妙。得庚辛兩透,不見丁傷者,功名有准。

  或支成木局,有丁出干,為木旺火相,制住庚辛不生水,必主清寒。或成木局,干見丙丁,異路之榮。或一派壬水,不見戊制,名冬水汪洋,奔波到老。若得戊透,清貴堪誇。

  或一派庚辛,得丁出制,主名利雙全。若不見丁,又主貧薄。或四柱火多,名才多身弱,富屋貧人。

  十一月癸水,值冰凍之時,金水無交歡之象,專用丙火解凍,庶不致成冰,又要辛金滋扶,無丙有辛,不妙。凡冬季癸水,有丙透解凍,則金溫水暖,兩兩相生,要不見壬癸,自然豋科及第,紫誥金章。

  或一派壬水,無丙出干,寒困之士。一派癸水,孤賤之流。或支成水局,得丙火重出干者,又主蟒袍玉帶之榮。

  或支成金局,丙火無剋者,芒鞋革履之流。如辛年丙月癸日。有火者、主恩榮寵錫,繞膝芝蘭。無火者,捐資得貴,位重當朝。

  或一派戊己,名殺重身輕,非貧即夭。

  用火者,木妻、火子。用辛者,土妻、金子。

  十二月癸水,寒極成冰,萬物不能舒泰,宜丙火解凍。或丙透年時,加以壬透,支中多戊,名水輔陽光,主顯達名臣,無戊者,異途之職。若有丙無壬,黌門之客。有壬無丙,戊又出干者,皂隸之流。

  或支見子丑,比肩出干,即有丙透,不能解凍,此屬平常。或無癸水,有辛與合,亦不為美。有丁出、頗吉。

  或一片癸己會黨,年透丁火,名雪後燈光,夜生者貴,日生者否。若無丁火,又主孤貧。或支成水局,無丙者,四海為家,一生勞苦。

  或支成火局,有庚辛透者,衣食充足。無金出、孤苦零仃。或支成金局,丙透得地,名金溫水暖,彼此相生,定許光大門閭,聲馳翰苑。乏丙者,即文章駭世,總為孫山。

  或支成木局,洩水太過,主殘病呻吟,得金出干輔救,技藝之流。

  凡冬月用丙,須丙火得地方妙、不然,即重重丙火出干,安能輕許富貴哉。

        繼善篇

古文出處:神峰通考

繼善篇人稟天地,命屬陰陽,生居覆載之內,盡在五行之中。

人稟二五之數,猶天地生物以成形,人為萬物之靈,乃天地之正氣亦為人所屬。陰陽五行,不離乎金木水火土也。

欲知貴賤,先看月令乃提綱。

月令即月支,乃八字之綱領,更知節氣之深淺以知禍福。官印與財神,忌劫沖刑,衰運逢吉,則為吉斷,遇凶則作凶評。月令是衡量日干強弱的最重要依據,月令所藏之物,對日干有著絕對性的影響,而日干只得順從月令,再看其余干支,或喜,或忌,去留--配,喜者存之,憎者去之,從而論定用神,審格局之高低,再判別行運之吉凶。

次斷吉凶,專用日干為主本。

日干代表“我”,這個我,包括“精神主體我”和“肉身主體我”。再舉個淺顯的例子,生辰八字相當于一部汽車,大運相當于將要行駛的道路。古人云,看命排下八字,以日干為主,取年為根,為祖上財產,知世脈之盛衰﹔取月為苗,為父母,則知親蔭之有無﹔日干為己身,日支為妻妾,則知妻妾之賢淑與否﹔時為花實,為子息,方知嗣續之所歸。法分月氣深淺,得令不得令。年時露出財官,須要身旺。如身衰,財旺且多,反破財傷妻﹔身旺財多,財運亦旺,必屬富命;若無財官,次看印綬,得何局式,吉凶斷之。學者不可拘執,反不知通變。

三元要成格局,四柱喜見財官。

天干為天元,地支為地元,支中所藏者為人元,年月日時為四柱,專以生日之干,配合四柱三元。而成格局,尤喜財官也。然而有財官為忌者,又當去其財官也。其法不可執一。《滴天髓》云:“傷官、食神、正財、偏財、正官、偏官、正印、偏印為八格。財官印綬分偏正,兼論食傷八格定。影響遙系既為虛,雜氣財官不可拘。”

用神不可損傷,日主最宜健旺。

如令有官,不可傷﹔有財,不可劫﹔有印,不可破。凡柱中有用之神,不可損壞。仍要日干強健,則能任財神。若日干衰弱,不勝財官之力,又當以印星比劫而生扶日元也。用神者,八字欲配合得宜,而必需之五行也,或木,或火,或金,或水,其理又分陰陽,或用甲木吉而用乙木凶,用丙火吉而用丁火凶,或用甲而吉而寅又凶,用乙吉而卯屬凶,其法不可執一。江湖摘錦云: 用之為官不可傷。用之為財不可劫。用之印綬不可破,用之食神不可奪。 若有七殺須要制,制伏太過反為凶。傷官最怕行官運,傷官尤喜見財星。 印綬好殺嫌財旺,羊刃怕沖喜合迎。比肩要逢七殺制。七殺尤喜見食神。

此是子平撮要法,江湖朮者仔細明。

年傷日干,名為主本不和。

年干為本,日干為主。假如日干甲乙,年干庚辛克之,故曰主本不和,乃父子不相和也。年逢七殺克日,主祖宗無力,生于貧賤之家,若逢日月及時中財多財旺,生起七殺克日干,多主貧賤夭喪,原命殺旺,運又逢殺,多主生禍,喜印星有力,化殺生身,可保無危。

歲月時中,大怕官殺混雜。

年月日時中,既有官星,又有七殺,則不吉,務要配合而取斷之,則禍福有憑矣。滴天髓云:“官殺混雜須細論,殺有可混不可混”。日元旺相,官殺可混,日元休囚,官殺不可混。官殺混雜,富貴者亦多,官殺若當令,必要日干坐下印綬,則其官殺之氣流通,生化有情﹔或日干氣貫生時,亦足以扶身敵殺。若不氣貫生時,又不坐下印綬,不貧亦賤。如官殺不當令,不作此論。

取用憑于生月,當推究其淺深。發覺在于日時,要消詳于強弱。

用者,月令中所藏者,如甲木生于十一月,乃建子之月,既以子中的所藏癸水為用神,癸為用,忌土克之,柱中土重,乃財星破印也,行運遇土,亦不宜,若柱中本來木多水盛,又反宜取財克印,不可一概認為印不可壞也。其余依此而推之。

官星正氣,忌見刑沖。

正氣者,即月令本氣所藏之物,如乙用辛為官,生于申月,申中本氣乃庚金,若遇寅來沖破,或巳來刑之,不為吉兆。同理,甲生酉月,辛為甲之官星,忌卯來沖破。其余依此而推之。

時上偏財,怕逢兄弟。

時上偏財,如甲日戊辰時,乙日己卯時,丙日庚寅時之類,若本身日干強,則以時上偏財為福,便怕逢比肩劫財來克去,柱中有比劫出干,甚忌之。歲運亦忌比劫之鄉,恐破財、生禍也。

生氣印綬,利官運畏入財鄉。

生氣印綬者,月支本氣乃日之印也。甲乙生人見亥子月為印,見庚辛申酉官運則發,若行財旺之運,如戊己巳午之運,則財星破印,反為大禍。

七殺偏官,喜制伏不宜太過。

七殺有制,則為偏官,無制則為七殺。八字有殺,又有食神傷官制伏,為吉利之格,如壬日干以戊為七殺,要見甲木制之則吉為貴,不宜甲乙木過多,若多則太過,則主貧寒愚蠢,其余類推。若柱中制伏太過,又喜行七殺之鄉,或財旺之鄉以生起七殺,或宜印地制了食傷。若身過旺而有七殺輕,行運亦宜財旺運,殺旺運,又不宜制了七殺。

傷官復行官運,不測災來。

傷官其驗如神,傷官務要傷盡(即傷官勢盛,而柱中無官星混雜其中,此為傷盡),傷之不盡,官來乘旺,其禍不可勝言。“傷官見官,為禍百端”,如甲以丁為傷官,辛為正官,丁辛相克,如仇人相見,分外眼紅。倘若月令在傷官之位,及四柱配合作事,皆在傷官之位,又行身旺鄉,真貴人也。傷官主人多才藝,傲物氣高,常以天下之人不如自己,而貴人亦憚之,眾人亦惡之,運一逢官,禍不可言,或主惡疾以殘其軀,不然運遭官事。

傷官喜身旺,若傷官身弱,忌官星,不怕七殺(傷官可制殺)。傷官沒有傷盡,四柱有官星露,歲運若見官星,其禍不可勝言。若傷官傷盡,四柱不留一點官星,又行身旺運及印綬運,為貴也。

如四柱中傷官傷盡,但無一點財星,又為貧薄,“傷官無財可恃,雖巧必貧”,故傷官須見財星為妙。

傷官格局身旺有財星,可有傷官為用神,或取財為用神。甚至若日干過旺,可取七殺為用神,克制柱中過多的比劫。

傷官格局身弱,可取印為用神,不宜再見財星,無印可取比劫幫身為用,若有財,亦宜取比劫幫身,免得日干之力被傷官泄盡。故云:“傷官用印宜去財,傷官用財宜去印”。

年帶傷官,父母不全。月帶傷官,兄弟不完。日帶傷官,子息為頑,日帶傷官,妻妾不賢。凡若柱中傷官為忌神,看傷官落于何干支,則該干支所轄宮位之六親必缺陷甚重。 陽刃沖合歲君,勃然禍至。

如甲生人見卯為陽刃,遇酉金而沖之,見戌而合之,則禍至。當生四柱有羊刃之神,忽來相對克破流年太歲,或三合相招克害歲君,則其勃然禍至。如甲以卯為刃,柱有卯,遇柱中并大運有戌或亥未二字,三合羊刃,又有流年酉金來沖之,定遭奇禍。羊刃本是凶物,喜合而嫌沖,若與流年太歲一合一沖,至為不吉。

富而且貴,定因財旺生官。

財多生官,要喜身強,財多盜氣,本身自柔,如甲乙以庚辛為官,戊己為財,則土生金,金乃木之官也,要甲乙身強方可言吉。故云:先貧后富,蓋是財旺生官也。若還身弱,則財生官旺克身卻為禍也。

非夭即貧,定是身衰遇鬼。

經云:身旺以殺化權,身衰財變官為鬼。

日干弱,若見重重官殺,非夭則貧。

六壬生臨午位,號曰祿馬同鄉。此言壬午時生,壬以丁為財,己為官,丁己祿居午,財官俱得祿于午,故曰祿馬同鄉。亦要日干有氣,能任財官,不要日干過弱,見財官反為禍,又不要日干過強,恐比劫過多而奪了財官之福。女命逢此,多主旺夫而富裕。

癸日坐向巳宮,乃是財官雙美。

此言癸巳日生,癸以戊為官,丙為財,丙戊祿在巳,財官俱得祿于巳,故曰財官雙美,與祿馬同鄉之意實同。亦要日干有氣,能任財官,不要日干過弱,見財官反為禍,又不要日干過強,恐比劫過多而奪了財官之福。女命逢此,多主旺夫而富裕。

財多身弱,正為富屋貧人。

如甲申年壬申月丙申日辛卯時生人,一片庚辛金,乃財多,日干柔弱,故為財多身弱,申中又有壬水七殺,身弱更甚。其財反不能享,多為貧乏之人,若遇身旺之運,則又有發財的希望。

以殺化權,定顯寒門貴客。

殺者,官也,其名偏官,大抵偏官化為官星,如丙日干忌壬為殺,如支有巳午,反持土旺,則壬亦不能克丙為害,反化殺為官,發于白屋。凡化殺為權,必要身旺,又當殺,或身旺,而殺被略略制伏,多為貴命。

登科甲地,官星臨無破之宮。

柱有正氣官星,不見傷官,無殺混官,官星不被合化,不被克沖,少年行身旺運,必主升學,中年行身旺運,必主升官、出名。

納粟湊名,財庫居生旺之地。

財居辰戌丑未墓庫之中,其人難發于少年,須一物開之,經云:少年難發庫中人。若行財旺運或開庫之運,可發財,故云納粟湊名。何為開庫,刑沖也。如丙以庚辛為財,柱無庚辛,只有丑戌之類,須行未運沖丑,戌運沖辰,則財庫大開,其人必發,若柱中本有有刑沖,亦主其人能發,行庚辛申酉運即可。

官貴太盛,纏臨旺處必傾。

貴者,正官也,非指貴人。官貴太盛,指柱中官星過旺,又行官運或殺運,或行財運,復生助起官星過旺,造物太過,反為凶。如甲乙以庚辛申酉為官,柱有庚辛申酉,又有巳酉丑合成官局,或申酉戌會成金局,此官星過盛,再行庚申辛酉運,或三合、三會金旺之運,或行戊己辰戌丑未之運,必主大災,或剝官、或損財、或重病傷殘,甚至死亡。

印綬被傷,倘若榮華不久。

印綬乃本生氣之源,如甲生亥子月,水生木為印,“用之印綬不可破”,但遇戊己辰戌丑未之土克之,行戊己辰戌丑未之運,巳亥之運,印綬被沖、被克,此印綬被傷,為財星破印也。經云:先財后印,反成其福,先印后財,反成其辱。

有官有印無破,作廊廟之材。

八字有官有印,官印相生,無明財破印,無傷官損官,可作廊廟(即朝庭)之材。

無印無官有格,乃朝庭之用。

八字無官無印,有食傷財印為用,配合得宜,亦主富貴。

名題金榜,須還身旺逢官。

身旺逢正氣官星,又行身旺運,必登科及地,名揚天下。

得佐聖君,貴在沖官逢合。

此言飛天祿馬格,以庚子、壬子、辛亥、癸亥四日,生于秋冬,柱無財官,方用此格。庚子、壬子日忌午字,癸亥、辛亥日忌巳字,柱中無巳或午字方可,此即以子虛沖午,午中丁火己土為庚壬之財官,亥虛沖巳,巳中丙火戊土為癸辛之財官。要見三個子或三個巳字為合格,且局中無丁、己、戊、丙、午、巳字,辛亥日喜見酉丑字,癸亥日喜見酉字,庚子壬子日喜見寅字之類,此為沖官逢合。古人認為,此格主大貴。此說頗多兼強,并不值得深信。

非格非局,見之焉得為奇。

用神遭破壞,即為非格非局,此等命多屬貧賤,難以發達。 身弱遇官,得后徒然費力。 柱有正官,須要身強,方能受官之克而化為權,若身弱遇官,多先富后貧,一生勞心費力,不堪其任,難以發達,要行身旺運方許榮達。柱有一二官星,要身強能任官方為貴命。

小人命內亦有正印官星。

印綬者,怕逢財氣壞印﹔官星者,畏見逢傷官必敗,若柱中雖有財官印綬,遇到傷害,則印不印而官不官,官印遭壞,只屬貧賤,豈不為小人,且品性多卑下。

君子格中也犯七殺羊刃。

七殺有制化為權,羊刃無沖克,殺刃配合得宜,為極貴之命,豈不為君子哉。偏官發于白屋,羊刃起于邊戍,刃與殺皆主誅戮之權,刃殺雙顯停勻,位至侯王。

為人好殺,羊刃必犯于偏官。

羊刃在天為暗紫星,專行誅戮,在地為羊刃,偏官,七殺之暗鬼,柱中又有羊刃又有七殺,人多主凶,配合得宜,多主兵刑之權,配合不宜,多凶少吉,性烈狠毒,害人之心常有。

素食慈心,印綬喜逢于天德。

柱中印綬生身,日干又坐天德、月德貴人,主人心慈善良。印綬乃慈善之神,天德主逢凶化吉,主人仁慈。人命得印綬天德,仁義禮智信常存,情懷好善,濟人利物。可能雷鋒的八字就屬印綬逢于天德之類。

生平少病,日主高強。

此指日干得比劫祿刃印星之助,自然旺相,沉病不染,老年齒牢發黑,身輕體健,一后少疾病之擾,享天年乃去。

一世安然,財命有氣。

此身旺財旺之命,享財而用之,一生富有,求財輕松,又得安然之樂矣。

官刑不犯,印綬天德同宮。

日干有印綬護身,又有天月二得者,主一生不犯官刑。

少樂多憂,蓋緣日主自弱。

日干無氣,落于衰敗之鄉,官殺混雜,傷食盜泄,財多身弱,多主為人下賤,憂悶不足之命。

身強殺淺,假殺為權。

日干強旺,卻喜一點七殺來克,反假殺為權,作富貴之命,如丙日干生于四五月,月建祿刃,時逢壬辰,壬為七殺,借殺為權,注意是以身強殺淺為前提。歌曰:化殺為權可以取,甲生寅卯之鄉,木逢亥卯未成行,何怕庚金作黨(此身強殺淺假殺為權)。

乙生巳酉丑月,喜逢火局相當,若逢亥卯未生殃,處世艱難貧相(此身旺殺被制克過頭)。

殺重身輕,終身有損。

日干柔弱,七殺重生克身,此殺重身輕也,其殺最難抵擋,必不能發達,非貧病即主夭亡,終身有損。

衰則變官為鬼,旺則化鬼為官。

若日主衰弱,縱有官星擋它不得,故變官為鬼矣﹔若日干旺盛,縱有七殺,殺自降服,當化鬼為官,乃主大富貴。

月生日干,運行不喜財鄉。

月生日干即印綬,此乃生身之本,為母,忌財星沖克破壞其印,運行財地不吉,名貪財壞印。

日主無依,卻喜運行財地。

甲乙生于春月,柱無財官傷食,重重比劫,不知用為何物,故曰無依,若行辰戌丑未運以土為財,可言發福,其余仿此而推,若行背運不可為福。但若日主過盛,生旺太過,又無格局可取,此身旺無依,運行財鄉,反為福量,為群比爭財,反遭大禍。

時歸日祿,生平不喜官星。

此日干之祿居于時上,如甲日生于寅時,乙日生于卯時之類,要日干不旺,有時之祿幫身,乃屬日主小強之命,喜行食傷財運,不宜逢官殺制之,運亦忌官殺,故曰生平不喜官星。若于月支、年支、或日支又有祿,或日干強旺,卻又喜官殺也。

陰若朝陽,切忌丙丁離位。

《喜忌篇》云:“六辛日逢戊子,嫌午位,運喜西方”,即六辛日生于戊子時,為六陰朝陽格,只宜子字一位,忌多見,更怕丑合午沖,尤忌丙巳填實,歲運同。此格頗多牽強,月令有財官印食可取為有用,應取財官印食,勿取此格。蓋從化財官印食乃論命之正理,此則雜說,于五行之理,并不自然耳。

太歲乃眾殺之主,入命未必為殃,若遇戰斗之鄉,必主刑于本命。

太歲即流年天干,乃一年所主之君,若命中羊刃諸煞刑克歲君,乃臣下犯君,必主戰斗之禍。若遇羊刃沖刑太歲,不死則災禍非淺,此關鍵在于“戰斗”二字。《滴天髓》中“何為戰?”注曰:戰者克也,如丙運庚年,謂之運克歲,日主喜庚,要丙坐子辰,庚坐申辰,又局中得戊己泄丙,得壬癸無丙則吉﹔如丙坐午寅,局中又無水土制化,必凶。如庚運丙年,謂之歲克運,日主喜庚則凶,喜丙則吉,喜庚者要庚坐申辰,丙坐子辰,又局中逢水土制化則吉,反此必凶,喜丙者依此而斷。

歲傷日干,有禍必輕。日犯歲君,災殃必重。

五行有救,其年反必為財﹔四柱無情,故論名為克歲。 太歲克日干謂之父怒子,其情可恕,日干無歲君如子犯父,罪不容誅,假如太歲庚辛,日干甲乙則災輕,日干庚辛,太歲甲乙,無救則禍重。此過分強調君臣父子之義,未必有理,合理的解釋應為:如日主喜財,日干克太歲為財,作吉論,反主其年招財。若日主忌財,日干克太歲,自然為凶。如日主喜官殺,太歲克日干本就為吉論,日干忌官殺,太歲克日干自當作凶論。庚辛來傷甲乙,丙丁先見無危。丙丁反無庚辛,壬癸遇之不畏。戊己愁逢甲乙,干頭須要庚辛。壬癸慮遭戊己,甲乙臨之有救。壬來克丙,須要戊字當頭。癸去傷丁,卻喜己來相助。

如庚辛金克甲乙木,柱中有了丙丁火,丙丁可制庚辛,則庚辛必克傷不了甲乙。如父親有了危難,兒子挺身相救。此丙丁在天干則可,在支中則難以救護。以下類推。以上非特指日干而言,各干均可適用,歲運亦然。

庚得壬男制丙,夭作長年。

庚金力弱,必畏丙火七殺來克,有壬水制伏丙火,反不畏也。

甲以乙妹妻庚,凶為吉兆。

甲木力弱,畏庚金克之,而乙與庚合,把庚金絆住,使庚不能克甲,又反凶為吉。乙為甲之妹妹,乙與庚合,則甲成了庚的舅子,大家都是親戚,縱然不和,也只是怒目而視,或爭吵兩句,大動干戈似無此必要。

天元雖旺,若無依倚是常人。

天元即日干,日干建祿建刃,柱又重重比劫,全無財官印食可取,此日干旺盛無依,主貧賤僧道孤刑之人。

日主太柔,縱遇財官為寒士。

日干過弱,只有一點點比劫印綬之助,其勢又不能從,如財官多而反生殃,必為貧寒之輩。

女人無殺帶二德,作兩國之封。

女命以正官為夫,七殺為偏夫,八字既然有了正官,就不要有七殺,有了七殺,就不要有正官(有殺無官,以殺為夫),官殺混雜多主淫亂和貧賤,十有九個婚姻不幸。凡女人有官為夫(官星只一位,且有力)而無七殺混雜,又帶天月二德,主為貴婦,非常旺夫,多主其夫官高貴顯,即古人稱作“兩國之封”,為誥命夫人。兩個朝代都要封她,証明好的老公很不簡單。

男命身強遇三奇,為一品之貴。

三奇有二,一則:天上三奇甲戊庚,地上三奇乙丙丁,人中三奇壬癸辛,凡八字中有甲戊庚三字依次排下,順序不亂(如甲庚戊則不是),中間無天干間隔,或庚戊甲依次排下,順序不亂(如庚甲戊則不是),中間無天干間隔,為得“三奇”,其余乙丙丁,壬癸辛同此理。人命得此,干支之組合又佳,主富貴超然,建功立業,命吉則更吉,命凶雖有三奇亦無用。二則:財官印為三奇也。此處當指后者。凡柱中財(多指正財)、官(多指正官)、印(多指正印)三者有力(透干有根更吉),配合得宜,主大貴之命。但若八字組合不佳,雖有財官印,細究卻無歸趣,仍屬平凡之格。

甲逢己而生旺,定懷中正之心。

詩云:“甲逢己土合生旺,富貴榮華定可量,常懷中正得人心,當遇貴人須可望”。此日干為甲(再多一個甲則不作此論),天干有一個己(兩個己不是)與甲緊鄰(己在月干或在時干,年干非也),生于辰戌丑未月,地支又有巳午火更佳,則甲己合土,甲屬東方生生之氣,主乎仁,土屬中央厚重之氣,主乎信,甲己化土,四柱中更帶生旺,為人忠厚,乃正直之人。最驗。

丁遇壬而太過,必犯淫訛之亂。

詩云:“丁日遇壬太過,化官作鬼為殃,柱中三兩巧淫娼,夫多沿門彈唱。”此丁日生人,有天干有兩三個壬字(此為爭合),或生于冬季,或地支又多水,則壬水過旺,丁雖與壬相合,卻為淫亂之合,女命必為蕩婦,三婚四嫁,人盡可夫,或為娼妓之命。此最驗。男命逢之,亦主色欲貧夭。同理,如女命己日干遇兩三個甲在天干,乙日干遇兩三個庚在天干,辛日干遇兩三個丙在天干,癸日干遇兩三個戊在天干,不論命盤夫妻宮如何,均主離婚而且淫亂。

丙臨申位逢陽水,難獲延年。

詩云:“丙臨申位火無煙,陽水逢之壽不堅,若得土來相救助,卻加福壽享延年”。此丙申日,丙坐病地,申中有壬水長生,庚金生水,八干余干又透壬水,引歸日支乃水長生得氣,壬水勢旺,克了丙火,則丙火危矣,若余干支是壬申、壬子、或壬辰,或大運逢之,則禍重,有夭折之慮,若余干支是壬午、壬寅、或壬戌,則禍輕。此關鍵在于殺重身弱,若身強,又有戊土透出天干,或有甲乙木緊貼日干,泄水生火,則又屬福壽延年之命,不作凶夭論之。

己入亥宮見陰木,終為損壽。

詩云:“己為強土見雙魚,陰木臨之壽必疏,四柱若無金救助,丰山岳嶺壽元虛”。此己亥日,亥中有甲木克土,又為木之長生,若干頭有乙木,木得水生而勢旺,克了己土,若無金制木,主夭亡蹭蹬,歲運同。

庚值寅而遇丙,主旺無危。

庚寅日主,寅中丙火長生克金,天干又透丙,克壞了庚金,危矣。但若庚之日主強旺,或又庚多,亦無恙。詩云:“庚值寅位祿當權,丙火重逢壽不堅。身旺鬼衰猶可制,反教鬼殺化為權。”

乙遇巳而見辛,身衰有禍。

乙巳日主,因巳中有庚金長生,柱中再有辛金,乃乙木衰而殺旺故有禍,此須要丙丁在干上克金,或日主強盛,亥卯未成林,則不怕金來傷也。

乙逢庚旺,常存仁義之風。

乙日見庚申月之類,此格主有仁有義之人。詩云:“乙逢庚旺是官星,遇此當為宰相行,若是五行無沖破,常存仁義鎮邊庭”。

丙合辛生,鎮掌權威之職。

丙日見辛酉、辛亥月,或辛日見丙子、丙申、丙辰月之類,此格主有權柄之命。

一木疊逢火位,名為氣散之文。

此甲乙日生,重見丙丁之火,則泄氣過甚,為木火傷官之格,要支全寅午戌,干有戊己以泄火氣,又有水來生木,或有濕土晦火,則木雖泄氣也無凶,運行北方水運,反主富貴。火要明木要秀,主文章過人。柱有無水及濕土,木化成灰,反為夭喪貧賤之命。

獨水三犯庚辛,號曰體全之象。

此壬癸日生,柱有三個庚、辛、申、酉(一定要庚辛兩全),干上有火,且火有根,則印綬生身,主富貴。若柱中無火,金多水濁,反主貧賤無成。詩云:“獨水三犯庚辛重,金能生水水還通,年生骨髓天年秀,名利雙全福祿丰。”

水歸冬旺,平生樂自無憂。

壬癸水生于亥子丑月當令,地支又聚水旺,最喜財官傷食為用,又行南方運,主富貴。

木在春生,處事安然必壽。

甲乙木生于春三月(寅卯辰月),柱中木多木盛,木盛主仁壽,性格溫良慈心,可以 富貴,唯須用財官傷食也。不然木過旺而徒自成林,終屬貧賤夭窮。推命要講求中 庸,宜知變通,方可論准。

金弱遇火炎之地,血疾無疑。

庚辛(不一定是日干,唯日干禍重)金主皮肺大腸血等,心之華蓋,若被火來傷克重,必因酒色成疾,肺心受傷,嘔血癆症。詩云:“庚日生居火地,柱中丙丁重逢。若還寅午戌全通,不病也防疾重。 男主瘋癱疾蠱,女產血癆之風。若無制伏歲時中,火急宜修棺塚。”凡柱中庚辛見丙丁巳午多者,內主腸見痔漏、便后下血、痰火咳嗽、氣喘吐血、魎魎失魂、虛煩勞症,外主皮膚枯燥、肺風鼻赤、疽腫發背、膿血無力、闌尾炎開刀。婦女主痰嗽、血產。小兒主膿血、痢疾、面色黃白。

土虛逢木旺之鄉,脾傷定論。

土主脾胃,若被木來克傷,必主肚腹寒病之症。其人多消化系統不良,有腸胃系統疾病。戊己日干,柱多木來克土,若行北方水運、東方木地均主災病難逃,貧而無成,唯有運行南方火旺之鄉,泄木生土方可有所作為。或行西方金地,克木救土亦可言吉。柱中戊己不是日干亦可論之。凡戊己(不一定是日干,唯日干禍重)見甲寅乙卯多者,內主脾胃不和,翻胃隔食、氣噎蠱脹、泄瀉黃腫、挑食厭食、嘔吐惡心﹔外主右手沉重、濕毒流注、胸腹痞塞、大便下血,飲食減少、面色深黃﹔婦女飲食不甘、吞酸、虛弱、呵欠困倦﹔小兒主內熱好睡、面色萎黃。

筋骨疼痛,蓋因木被金傷。

甲乙木身衰不旺,生于申酉月,天干又有庚辛克木,主風癱之症,或手足傷殘,關節炎、骨殖增生、風濕、腦血管疾病、肝炎、肝癌等等。怕巳酉丑金局,申酉戌會金,行運同。蓋柱中甲乙木(不一定是日干,唯日干禍重)有被金克,多有血光傷災,手足之病、肝膽之疾。凡甲乙見庚辛申酉多者,內主肝膽驚悸、手足頑麻、筋骨疼痛、外主頭目眩暈、口眼歪斜、左癱右瘓、跌打損傷。

眼目昏暗,必是火遭水克。

肝屬木,心屬火,腎屬水,水克火無相生之道,故有眼目昏暗之疾。若天干有丙丁火,又有壬癸水,無有力之土來制,多主其人近視、散光,視力不佳,若地支有水克、沖地支之火,或天干有火,地支水盛,或天干有水,地支有火被克,均同此論。詳細推算,并可知其人是哪年配的眼鏡。凡丙丁巳午見壬癸亥子多者,內主心氣疼痛、癲癇、口痛咽啞、急慢驚風、語言蹇澀,外主潮熱發狂、眼暗失明、小腸疝氣、瘡疥膿血、小便淋濁。婦女主血氣經脈不調。小兒主痘症、疥癬、面色紅赤等。

下元冷疾,必是水值火陽。

腎主北方水,心主南方火,腎水上升,心火下降,是為既濟,但若上下不交,則有冷疾之症。八字中水少而衰,而火多而旺,名水值火陽,主白濁、白帶、霍亂、瀉痢、小腸疝氣、腎虧、陽萎、陰虛諸症。

金逢艮而遇土,號曰還魂。

艮者,寅也,乃金之絕地,本不為美,天干若有有戊己生金,寅中實有戊,乃土之長生,天干土得寅中之根,土可生金,故曰還魂。“五行絕處,即是胎元,生日逢之名曰受氣”。

水入巽而見金,名為不絕。

巽者,巳也,水在巳鄉乃絕地,本不為美,若天干有庚辛金生水,巳中實有庚金,金可生水,天干之庚辛得巳中之根,金可生水,故曰不絕。

土臨卯位,未中年便欲灰心。

戊己日生卯月,旺木克土,若日干強壯,旺木得制,亦可言富貴,但若木旺土衰,雖是中年,進退難決,心灰志氣。己卯日見木多亦同。

金遇火鄉,雖少壯必然挫志。

庚辛生巳午月,又遇干支官殺重,或會合火局,男子至此,亦必挫其志氣。

金木交差刑戰,仁義俱無。

木主仁,金主義,柱中金木勢力相當,互相克戰,乃不仁不義之人,品性卑劣。

水火遞互相傷,是非日有。

火主禮,水主智,柱中水火勢力相當,互相克戰,主無智無禮,終身是非不斷。經云:“不仁不義,庚辛與甲乙相戰﹔或是或非,壬癸與丙相相偎。”

木從水養,水盛而木則漂流。

經云:“水能生木,水多木漂”,詩曰:“甲乙生居子地,但逢一二為奇,壬癸亥子疊干支,則木漂流無倚。”凡甲乙日干,若逢過旺之水,如壬癸亥子疊疊,或支會水局,名水泛木浮,死無棺槨,一生必東奔西走,奔波無定,財運事業,如同畫餅,六親骨肉,亦似浮云。或水逢土制,格局佳者,雖有富貴,辛勞奔走不免。此極驗。

金賴土生,土厚而金遭埋沒。

經云:“金賴土生,土多金埋”,金以木火為財官,若土太多而金遭土埋沒,而乏光輝,此人縱有才學,亦難顯

 

적천수

자평진전

궁통보감

태을신수

초씨역림

하락이수

매화역수

철판신수